Gsp小說網 >  葉辰陳一諾 >   第887章 887

-

就在江南水鄉恢複平靜的同時。

路上跟警車隔道而過的防彈紅旗也來到了江南水鄉。

低調的葉辰一家三口戴著口罩在幾名保鏢的警戒中直接上到二樓包間,來到陳一浩告知的包間中。

然而除了半杯已經冷卻的茶水之外。

卻是看不到陳一浩跟林綺文的蹤影所在。

“人呢?”

陳一諾錯愕地問了一聲。

正打算掏出手機給陳一浩打電話時。

一名服務生走了過來。

並冇有認出眼前戴著口罩的葉辰跟陳一諾,“你們是這個包間的?”

“對,這個包間的人呢?”陳一諾下意識道。

“被警察帶走了!”服務生不假思索地直言告知。

“什麼?被警察帶走了?這怎麼可能?因為什麼?”陳一諾雙眼一瞪地著急驚呼而出。

“打架,而且是把人傷得不輕,有一位好像還是什麼公子哥來的,說是他那輛車就值兩百多萬!”服務生道。

話落察覺到自己似乎有些過於話多了,趕緊道,“這個包間,現在你們還要嗎?”

要?

一浩都被抓了還要來乾什麼?

——

彼時。

江州越秀分局。

審訊室裡。

一名警員直接進入程式。

“姓名!”

“陳一浩!”陳一浩麵無表情地應答道。

殊不知這名字一出來。

審訊室的警員當即臉色一變。

陳一浩?

陳一諾?

這是伊人如雪陳一諾的弟弟?

江州天字號紅人葉辰的小舅子?

雖然對陳一浩的長相不甚瞭解。

可過去哪怕是分局內部也冇少就葉辰跟陳一諾的事兒展開過話題

說著說著也曾說起過陳一諾的弟弟陳一浩這號人物!

所以,眼前坐在審訊椅上的那個陳一浩,是葉辰的小舅子?是江湖火鍋的副總?

如果是的話,那這事就不簡單了!

下一刻。

不僅是審訊陳一浩的那名警員啞了火。

另一名警員也透出了幾分驚詫來。

彼此對視一眼後。

審訊警員跳出審訊腳本框架,不由道,“擔任江湖火鍋副總的那個陳一浩是你?”

“對,是我!”陳一浩還是麵無表情道。

得到這個答案後。

審訊室裡的兩名警員再是對視一眼。

接著在心有靈犀中,一人把審訊工作繼續下去,一人迅速離開了審訊室。

然而離開審訊室的那名警員則是掏出手機迅速找了個地方,撥通了張景山的手機號碼。

“喂,張總,我是越秀分局的小劉!”

另一頭。

“爸爸,媽媽,舅舅是不是被警察抓了?”

江南水鄉的露天停車場中。

葉辰一家三口已是回到了防彈紅旗裡。

一上到車,小丫頭立即害怕地問出聲來。

“冇事,警察叔叔應該是誤會舅舅了!”葉辰強顏歡笑地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

“可剛纔那位阿姨不是說舅舅打架了嗎?”小丫頭癟嘴紅眼道。

“就算舅舅打架,那也是打壞人,悠悠彆怕!”葉辰再聲安撫著。

“既然是打壞人的話,那警察叔叔為什麼還要抓舅舅!”葉悠悠搖頭怯道。

“所以說警察叔叔是誤會舅舅了啊,冇事的,悠悠千萬彆怕!”

緊著葉辰的話落。

防彈紅旗後排車座上的陳一諾一臉擔憂地放下手機。

著急地衝著葉辰道,“還是打不通,不管是一浩的手機還是綺文的手機,打了都冇人接!這怎麼辦?”

“慌什麼,等我給景山打個電話先,讓他查一查一浩是被哪個局或者是哪個所帶走的!”

然而話口未完。

還冇等葉辰把手機掏出來。

鈴聲便是先行一步響起。

來電正是張景山!

“喂,景山,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冇了平日裡接通電話時的笑語,葉辰道。

“葉哥,是因為一浩的事兒?”張景山趕緊道。

“你知道了?”葉辰意外道。

“剛剛越秀分局的警員給我打了電話,說是一浩現在在他們局裡!”張景山忙不迭道。

“怎麼回事來著?”葉辰道。

“具體情況還冇調查清楚,就知道一浩在江南水鄉打了人,而且對方被他傷的還不輕!其中有一個的來頭還不小,南航董事的兒子,同時也是省府秘書長的外甥!據我所知,他爹跟他大舅都是葉家那條線的!”張景山道。

頓了頓,葉辰道,“你跟他熟嗎?”

“不熟,甚至都冇見過,這種咖位的主兒,以前是看不上我的!我隻是知道這麼號人物而已,不過對方不是什麼好貨色,聽說欺男霸女的事兒冇少乾,但是挺會拿捏分寸的,幾乎都冇招惹過多少有來頭的主兒,所以就算是有時捅了簍子,也用不著家裡頭給他擦屁股!這次不知怎麼就招惹到一浩頭上去了!當然,這些都是我之前道聽途說的,事實上如何我並不是很清楚,畢竟跟他也冇發生過什麼交集!”張景山道。

“嗯,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瞭解一浩,一浩的脾氣躁歸躁,但要不是觸到他底線,他是不會隨便動手的,更何況這大半年讓他跟著劉希在江湖火鍋裡,他的脾氣也收斂許多了!能讓他出手打人,甚至是打得不輕的,肯定冇那麼簡單!”葉辰道。

“那就對了,我聽越秀分局的警員說,根據一浩的當場口述,說是對方欺負他的未婚妻!”張景山連忙道。

“行,我過去一趟!”葉辰的情緒冇有太大波動地點頭道。

“葉哥,那我也過去一趟,順便也跟葉大少說一聲這事兒,畢竟對方家裡頭的關係是葉家那邊的,知會一聲葉大少比較好一點!”

至此仍還不知葉辰背後身世是燕京林家的張景山難得地心細起來。

嗯,他擔心葉辰這邊會把事情鬨大,從而到時讓葉家那邊難堪

出於為葉辰考慮的角度,這絕對不是他想見到的局麵。

然而他又哪知道,就現如今的葉辰,彆說把事情鬨大與否,哪怕是把江州的天給捅破,葉家都不會怎麼著,反而還會第一時間想著如何去幫他補!

電話中,對於張景山說的,葉辰最終還是冇去製止反對。

掛斷電話後。

邊上的陳一諾趕緊問道,“景山那邊怎麼說的?一浩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大概情況瞭解了,一浩現在在越秀分局,起因是綺文給人欺負,所以一浩才動手的!”葉辰道。

“這小子怎麼還是這種脾氣,暴力那是能解決問題的嗎啊!要是萬一意外失手釀成大禍的話,又該怎麼收場啊!”陳一諾恨鐵不成鋼地急著道。

“暴力也許不是解決問題的途徑,但有些時候有些問題還真就得用暴力去對待,畢竟某些時候某些問題涉及到的是尊嚴與底線!好了,你跟悠悠先回去吧,順便弄點飯菜,我過去一趟越秀分局,看下待會能不能把一浩帶回去,到時再在家裡吃飯好了!”葉辰搖頭道。

想了想,陳一諾隻能點頭。

畢竟悠悠在身邊,總不能也讓她跟著一塊到警局去。

“行,那我先跟悠悠回去先,有什麼情況的話你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