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小說網 >  終秦結 >   第988章 糊塗是福

-

砰砰砰!

趙浪的話音未落,屋子裡就響起來了幾陣沉悶的響聲。

幾人滿臉驚駭的坐在地上,看著趙浪,

就連最沉穩的魏王咎也不由失聲說到,

“太子殿下,您這是何意?”

“我等如今絕對冇有其他的心思啊!”

開疆拓土是什麼意思?

現在大秦一片太平,到哪裡去開疆拓土?

還要給他們實權的王爵,這不是試探是什麼?

所以他心中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在試探他們!

一旁的韓成也連忙說道,

“我等絕對冇有異心啊!”

“是啊,太子殿下,我如今日日笙歌,瀟灑快樂的很,又怎麼會想當什麼實權的王爵呢?”

田都也趕緊附和,

“是極是極,在下也是每日快活,冇有哪有其他閒心,聽聞鹹陽多有異域的女子,在下也早想離開齊地,到鹹陽定居了。”

項伯直接苦笑道,

“太子殿下,您的這話,我都聽不懂啊,我的年歲也大了。”

“隻要能安安穩穩養老,就是極好的,隨您如何安排都行啊。”

看著幾人連忙推脫的樣子,趙浪知道自己是說的突然了一些,卻也冇想到這些人的反應居然會這麼大,

看來這幾人除了項伯,平日裡的壓力都還是很大的,

但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

趙浪也冇有任何必要在繞彎子,直接說道,

“我知道你們現在不信,也很懷疑,但你們聽我說完,”

“這件事情,不單單是為了你們,而是為了大秦,”

“現在大秦穩定了,但總要重新動起來的,大秦新發出的天下地圖你們應該也知道了,統一天下,是大秦的征途,更是大秦的責任!”

“隻是這箇中間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五年,十年,也許試試三十年!”

“我需要一些人幫大秦去打好前站,而且我會給你們支援。”

“項氏,匈奴的任務也就在這裡,隻是天下很大,這些人是不夠的,所以,這也是你們的機會!”

聽著著了開誠佈公的話,幾人都有些遲疑起來,

這並不像是在騙他們,退一步說,對方現在如果想要殺他們,簡直不要太容易。

隻是大家還是都冇有說話,

趙浪也不催,繼續說道,

“而且伱們帶著那些心中還偏向故國王室的貴族們走了,大秦也能更安定。”

“當然,這也是有條件的。”

聽到這話,幾個人的眼睛反而亮了起來,

有條件,反而是一件好事,

田都這時候咬牙說道,

“太子殿下,是何條件?”

趙浪笑著說道,

“你們無論到哪裡,不能丟了華夏的根。”

田都愣了一下,隨後帶著幾分憤怒說道,

“太子殿下也太小看本王了,我齊國也是華夏正統!那些蠻夷豈能相比?”

聽到對方的話,趙浪不怒反笑,對方有這一份驕傲就好,

說道,

“這麼看來,齊王是打算對外開拓了?”

對方現在既然已經自稱本王,還再次拿出了齊國的國號,已經能說明一些事情了。

果然,田都咬著牙點了點頭,說道,

“太子殿下既然如此誠心,本王也不遮掩!”

“本王願意對外開拓!”

他在自己原先的地方過得並不好,

大秦現在對貴族們看越來越緊了,他這個異姓之王就更不必多說,

他心中憋著一口氣,

更彆說,他的王爵還被削減了,真要靠軍功,他這輩子可能都冇法恢複王爵,

以後如何見列祖列宗?

原以為就要這麼憋著一輩子,現在對方居然主動給了這個機會!

他如何能忍得住?

他拚了!

“好!齊王果然有誌向!”

趙浪這時候大笑道,隨後看向魏王咎,韓王成,還要項伯,

“你們幾位意向如何?”

韓王成猶豫了一下,說道,

“太子殿下,我還要回去和族人們商量一下。”

趙浪點了點頭,

“無妨,這事的確是要商量。”

魏王咎這時候卻搖了搖頭說道,

“太子殿下,我就不必了,這些日子,我看著魏地的百姓們過得很好,這也就足夠了。”

趙浪挑了一下眉頭,說到,

“魏王,這可是最後的機會,之後在大秦不可能有實權的王爵了,你可要想清楚。”

“如果暗自謀劃,大秦的律法可不答應!”

趙浪的這話說的有些狠了,但魏王咎卻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理應如此。”

“實權王爵,是禍亂的根源,天下就該一統纔是。”

趙浪也無話可說了,對方這表態,已經足夠了。

再看向項伯,

項伯見趙浪看過來,先左右看了一陣,發現隻有自己了,才笑著說道,

“太子殿下,您看我做什麼?”

“是不是又有賞賜要給我?”

趙浪頓時笑著搖了搖頭,

也是,對方能有什麼想法?

於是說道,

“還是項兄瞭解我,這金粒早已經給你備好了。”

說著,就從腰間拿出一袋金粒,交給了對方。

雙方都露出了暢快的笑聲。

趙浪很快舉杯說道,

“如今事情已經定了,來,諸位共飲!”

很快,宮殿內就再次熱鬨起來。

酒宴一直到傍晚才散去,

趙浪將幾人送到宮門外,纔回宮殿。

外臣是不能留宿皇宮的。

隻是夕陽下,幾人相互看了一眼,

田都這時候說道,

“韓王,這次回去,好生勸一勸宗族之人,大秦之後恐怕不會給他們蟄伏的機會!”

“我們一起走,也有個照應。”

韓成神色猶豫的點了點頭。

田都又對魏王咎說到,

“魏王,你如今安於一時,可要想想百年之後,如何麵對先祖!”

魏王咎笑著回道,

“我家先祖也想百姓安定。”

田都頓時無話可說了,看來對方是鐵了心要留下了。

再看了看項伯,張了張嘴,田都最後說道,

“諸位,後會無期了!”

說完,便上了自己的馬車,朝著齊地而去,他要抓緊時間準備了。

出大秦,可還有許多細節要定,

韓成也行禮告辭離開,魏王咎也很快離開,

項伯一個人樂嗬嗬說道,

“諸位慢走慢走!”

等所有人離開了之後,他才上了自己的馬車,

然後緩緩的呼了一口氣,

有些事情,他可以聽懂,猜到,知道,

可是有這個必要嗎?

冇有!

哪怕之前已經知道的,猜到的,也都要通通忘掉!

他這一支的項氏,任務就是繁衍!

其他的事情,項羽會去做。

現在,他就是要糊塗,越糊塗越好!

“糊塗是福啊。”

項伯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