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小說網 >  終秦結 >   第764章 太子扶棺

-

看著趙浪大搖大擺的離開,扶蘇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有時候真的懷疑,形勢如此百無禁忌的趙浪,真的是出自皇家嗎?

還是說,私生子還有這樣的好處?

很快,蒙恬也準備跟著趙浪離開了,他這次也要回鹹陽受封的,邊防就交給韓信了。

就在這時候,扶蘇問道,

“蒙將軍,趙浪這樣的人坐上那個位置,真的是我大秦之福嗎?”

雖然承認自己鬥不過趙浪,也承認自己的失敗,可是扶蘇的心中還是有些疑惑,他從小受到的教育,告訴他為君王要仁德正直,可是如今,趙浪的存在,完全打破了他的認知。

對方陰險,狡詐,品德方麵對他們來說,更是厚顏無恥!

可就是這樣的人,卻一步步的登上了高位!

如今更是要成為整個大秦的主人!

他不得不問一句。

蒙恬先是看了眼趙浪離開的背影,再看了眼滿眼疑惑的扶蘇,他其實不想回答對方。

可想著以扶蘇性子,要是心裡不通達,放在北疆,還不知道以後會有什麼禍患,

到時候弄得皇室相殘,也不好。

沉吟了一陣,

蒙恬纔開口說道,

“皇子殿下,

老臣隻是一名將軍,卻是不知道您問的事情,

不過,老臣為將一生,遇到過無數對手。”

“有的凶惡,

有的狡詐,也有的正直,可到了最後,這些人都成了老臣的手下敗將……”

“您可知道為何?”

扶蘇冇有多做猶豫,很快回道,

“蒙將軍乃國之大將,

這些宵小,

自然不是您的對手。”

聽到扶蘇捧他的話,

蒙恬燦然一笑,隨後說道,

“皇子殿下所言有理,

但有冇有可能,其實是老臣所用的手段,比他們更聰明,更凶惡,更狡詐呢?”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

無論表麵上用何種手段,

隻要他的最終目的是善的,那麼又有不可呢?”

說到這裡,蒙恬指了指旁邊玩耍的少年們,

“皇子殿下,您已經在大秦生活了這麼多年,可何時聽過,就連這鄉野間的孩子,也能上學了?”

說完,蒙恬便轉身跟上了趙浪,離開了這裡。

有些話,他纔不會敞開了說。

而一旁的扶蘇卻看著和他一起待了幾天的少年們發起了呆,

似乎他的眼裡第一次真正有了這些孩子的身影。

趙浪已經一路回到了營地,

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基本安排妥當了 也是時候返回鹹陽了,營地裡麵的氣氛也微微有些熱鬨起來。

這次雖然絕大部分的邊軍還是要守在這裡,可是該有的獎勵都會有的,而且這一戰之後。

軍中已經有了命令,所有人接下來都會有輪換的機會回家,他們當然高興。

趙浪回到了營地之後,卻見到了一個熟人,

“阿呆,你怎麼到這裡來了?媚呢?”

趙浪看著被奴帶進來的阿呆,微微有些疑惑的問道。

阿呆看了眼趙浪,帶著幾分小心說道,

“家主,媚姑娘和天一他們還有事情要忙,所以這次就不跟著我們一起回鹹陽了。”

趙浪不由皺起了眉頭,說道,

“還要事情要忙?她現在還有什麼事情?”

之前是安排媚去看著北地內部底層的穩定,現在大戰已經贏了。

也就不需要了啊,那對方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見趙浪問的緊,阿呆這時候才支支吾吾的說道,

“家主,媚姑娘說了,她要去和那些新軍的家人們道歉。”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微微一怔,他冇有想到媚居然是去做這件事情。

剛想說什麼,就聽到阿呆繼續說道,

“家主,媚姑娘說她不是怪您,戰事冇人可以控製,現在勝了就是好事。”

“隻是當初是她帶著人,一家家的勸,一隊隊的送這些人蔘軍的,可是如今”

穀/span “而且當初我們也看到了,好多家裡多是隻剩下老弱了,而撫卹卻多是土地,他們已經耕種不了,這些人需要幫助。”

“她總要做些什麼。”

阿呆慢慢的把媚的話說清楚,他聽到媚姑娘說過,家主的做法,還是有隱患的。

她必須留下來,給阿浪清除這些隱患,也是為了幫助這些本來就已經很可憐的人們。

趙浪也慢慢的沉默了,一旁的姬無雙更是聽得淚眼婆娑(suo1)。

等阿呆說完,便徑直說道,

“阿浪,我要去幫媚姑娘!”

“現在這些人也不是奴隸了,那就是農人,我可以幫的上忙。”

趙浪一聽,臉上頓時露出一個苦笑,說道,

“小白蓮,你”

不等趙浪把話說完,姬無雙便說道,

“我隻是告訴你,並不是要你同意。”

聽到這話,趙浪乾巴巴的眨了眨眼,說道,

“可你們這物資各方麵也不熟悉啊,要不是還是讓我去安排就好了。”

姬無雙這時候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說道,

“不要緊,這些天我跟著阿浪你也學了不少,我會用人就行了。”

“那商妍兒姑娘最是擅長這個,她也一定會幫我們的。”

趙浪頓時有些繃不住了,怎麼這還能湊到一起去呢?

最後也隻能說道,

“行吧。”

很快,都冇給趙浪提一提報仇的機會,姬無雙就直接拉著阿呆離開了。

留趙浪一個人在營帳內。

看著姬無雙離開的背影,趙浪也冇什麼好交代的,這幾個女人聚在一起,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武力有武力,誰能動得了她們?

要怪就怪自己,當初裝什麼裝?

現在倒好,把自己搞成孤家寡人了,還好小七,小九還算貼心。

趙浪難得的心疼了一下自己,好在之後就有不少事情,占滿了他的時間。

幾天後,天氣微微轉涼了,還有一陣陣的微風,三萬左右的秦軍在營地裡集合。

今天,就是他們出發回鹹陽的日子。

最前麵的是大秦邊軍,他們也是第一批次輪換休息的邊軍。

中間是僅剩五千餘人,麵色嚴肅的新軍,因為他們的後麵,就是一車車的骨灰。

此時,所有人都在等太子殿下。

不多時,趙浪便和蒙恬等大將走了出來。

隻是看到對方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為他們看到趙浪的手臂上,纏著一根白色的布帶。

這時候趙浪直接來到了拉著骨灰的車輛旁,扶著車輛,大聲道,

“兄弟們,回家了!“

看到這一幕,站在新軍最前麵的大頭,隻覺得所有的委屈都湧了上來,眼淚再也止不住了。

太子服白,他們值了!

一旁的蒙恬看得心中感慨,

這也是當初他不太讚同的地方,這禮這些奴隸新軍,受不起。

隻是趙浪卻隻是極為真誠的說道,

“我的兄弟,也在其間。”

看著神色激動的軍士們,蒙恬就知道,

太子扶棺,這些人的委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