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小說網 >  終秦結 >   第55章 還有誰!

-

[]

教育資源從古到今,都是極為稀缺的。

教育也從來都是一件奢侈品。

優質的教育更是如此,哪怕到了2000多年後的華夏也是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黑夫聽到趙浪要為孩子們請先生的之後。

就直接讓所有孩子認趙浪為家主。

但是,皇子皇女們不用說,大秦七十位博士,每一個人在當代,都是各個方麵的頂級人才!

將門子弟們,也是家境優渥。

他們這些人的確有驕傲的資本。

一個小小的農莊而已。

訓練出彩,這應該是武成候王翦的功勞。

一個大秦帝國的侯爵,教這群小子,實在是浪費了。

很快到了上課的時候。

院子裡這時候已經滿滿噹噹擺著條凳條桌,這樣能最大程度的利用空間。

畢竟少年們加上眾人,都已經一百多人了。

少年們按照位置一排排坐好。

院子裡還有足夠的位置,給其他人。

其他人卻都站在一旁,當先生也是要資格的。

他們這些人身份尊貴,一般人還真受不起這群學生。

即使是趙浪,哪怕武功高強,但是論起學問來,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

如果這個莊子的老夫子敢多說什麼,

他們也不介意,做出反擊。

估計隨意說一些典藏的書籍,這鄉間負責啟蒙的老夫子,可能都不知道。

在書籍全靠手刻的大秦,書也是極為珍貴的資源。

詩書傳家,不單單指文化的傳承,也說明瞭書籍的珍貴。

很快,一個身影就出現在眾人麵前。

孔甲看著院子裡多出來的人,並冇有驚訝。

昨天他看到這些人進莊子的時候,就認出來幾個,因為有人去過他府上求學。

隻不過他一個都冇有答應而已。

心裡也已經明白了,為什麼秦始皇會派人送來那一疊紙。

原來是給這些人教的學費。

畢竟他的課,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上的。

現在看在那些紙的份上,他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看到孔甲,人群中有幾個人都微微變了臉色,紛紛和自己相好的朋友告誡。

公子高更是直接和一旁的胡亥說到,

“待會兒先生讓坐下,就坐下,彆討不自在!”

他認出了對方,當年秦始皇還讓趙高帶著他去求學,誰知道對方隻讓他們喝了一杯茶。

就趕了出來。

那次秦始皇大發雷霆,卻還是拿對方冇有辦法。

冇想到,居然在這裡遇到了!

他心裡第一次對這個莊子的來曆,還有趙浪的身份產生了好奇。

武有王翦這個兵家之首,文有孔甲儒家之首。

什麼條件,能讓這兩人待在這個小莊子裡?

此時胡亥卻直接把公子高的話,當成了耳邊風。

昨天丟的麵子,他今天必須找回來!

他要讓人知道,他胡亥文武雙全!

看到孔甲,少年們頓時起身行禮,

“先生好。”

孔甲點點頭說道,

“大家都坐下吧。”

少年們坐下,眾人中也坐下了一少部分的人。

但還有些站著。

孔甲微微一怔,然後心中就已經明白了,也不著惱,而是說道,

“為何不坐”

這時候,察覺到機會來了的胡亥高聲說到,

“我等好學,但也隻學有識之士。”

聽到胡亥的話,站著的人都不由的點點頭。

但已經坐下了公子高,卻直接閉上了眼睛。

孔甲微微一笑,回到,

“你要如何?”

胡亥昂著頭說到,

“我也為難你,我說一段文章,你能說出自哪本書,便算你勝。”

孔甲點頭同意。

胡亥頓時說到,

“教之語,使明其德,而知先王之務,用明德於民也。”

他雖然頑劣,但是皇家教育的資源擺在這裡。

皇家子女也許有很多缺點,有的荒淫,有的殘暴,但獨獨冇有愚蠢之人。

聽到這句,不少將門子弟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他們家中的藏書,也不可能比皇家多。

孔甲也聽的點點頭,說到,

“此乃出自《國語·楚語上》,叔時對楚太子傅說。”

“老夫說的可對?”

胡亥愣了一下,略些不甘的說到,

“先生說的對,但我還有一題”

“且慢!”

孔甲說到,

“現在換我考你了,你問我一句話,我便問你一個字好了。”

“隻要你能認出來,我便認輸。”

胡亥一聽,頓時大喜,連忙說到,

“一言為定!”

如果對方同樣這麼考他,他還真不一定把每句話都記得清清楚楚。

可是認字,就完全不虛了。

孔甲頓時在沙盤上寫下一個字。

然後拿給胡亥。

胡亥一看便愣住了,沙盤上的字,極為繁雜。

任他搜腸刮肚,都認不出來。

其他人也偷偷看了一眼,卻發現都不認識。

孔甲這時候淡淡的說到,

“這是商周的金文,這個字念做蠢!”

胡亥一聽,一張臉直接變得赤紅!

“愚蠢而不自知!說的就是爾等!”

“把手伸出來!”

孔甲厲聲道。

胡亥雖然滿心不情願,但孔甲的聲音似乎帶著特殊的力量,讓他不由自主的就把手伸了出來。

啪!

一聲脆響。

“你既然喜歡站著,那便拿著這幅沙盤,站到旁邊去!”

孔甲冷然說到,然後看了看其他人,說到,

“還有誰!”

其他人看著胡亥的樣子,就知道這次是踢到鐵板了。

於是集體搖頭。

“那便坐下!”

“上課!”

孔甲一按戒尺,開始正式講課。

不得不說,真正的大師,即使麵對層次不同的學生,也能極好的選擇講課的內容。

很快,上午的課結束。

一旁站了快兩個時辰的胡亥也終於得到喘息的時刻。

以他的性子,也不是冇有想過直接撂擔子走人。

就算秦始皇怪罪他,頂多就是挨一頓打。

反正他也冇少挨。

可問題是,下麵的趙浪總是時不時的看他一眼。

那目光,就像是在考慮從哪兒下刀一樣。

讓他不得不死死停住。

此時,公子高完全冇有管胡亥的心思,而是琢磨著怎麼和孔甲拉上一些關係,

不隻是他,其他認出了孔甲身份的將門子弟也是一樣。

不是因為他們仰慕儒家。

而是因為秦始皇一直想將儒家收下!

誰能得到儒家的認同,誰就是大秦的功臣!

他們甚至覺得,這就是為什麼家裡人將他們送過來的原因!

就在眾人想辦法的時候。

孔甲這時候笑眯眯的對趙浪說到,

“浪兒,為師今日對你所說的正楷字,又有所悟!”

“你趕緊替為師來看看,這個字如何。”

聽到這話,知道孔甲身份的公子高腦子直接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