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小說網 >  終秦結 >   第397章 鬼穀子

-

匈奴人和胡人在一起,這情況趙浪上次也看到過。

是縱橫家蘇應搞的鬼。

趙浪微微皺了下眉頭。

當時項梁隻是說了,會拉攏所有人,聯合攻取大秦,卻冇有詳細說計劃。

心裡還是防著他。

這次不知道是誰,難道說縱橫家張禮來了?

雖然不想誇縱橫家,但是能做到這個的,也的確是隻有他們。

“去死哥哥,我現在去見我父親,待會兒再來找你們。”

豆豆兒這時候笑著說到。

去死點點頭,在他的草編動物,還有趙浪教的華夏傳統小故事麵前,兩人的進展還是相當不錯的。

這主要是因為資訊差,大秦現在哪有這個?

如果是上輩子,還是有人想用這個辦法追女生,哪隻怕是會和大狗一樣,被當成毫無新意的舔狗。

豆豆兒在胡人侍衛長的護衛下,朝王庭營帳跑過去。

等周圍都是自己人了,趙浪這才淡淡的說到,

“小六他們現在到哪兒了?”

去死回到,

“一直跟在我們身後五十裡的位置,一旦有變,就會接應我們。”

“隻是家主,如果真的有事,我們的這點接應人手,也起不了什麼大的作用啊。”

趙浪淡然的回到,

“不要緊,讓他們按照我的指示,一路挖坑就是了,但是自己一定要記得路線。”

“還有,我之前製作出來的那些材料,一定要隨身帶著。”

趙浪之所以敢帶著人來東胡王庭,依仗的就是黑火藥和陷馬坑。

一旦事情不對,黑火藥可以製造混亂,陷馬坑可以阻攔對方的追擊。

“是,家主。”

去死很快就把命令傳了下去。

此時,東胡王庭,最大的帳篷內。

略顯老態的東胡王坐在最上首,神色倨傲的看著下方的人,帶著幾分不屑說到,

“匈奴人現在果然是衰落了,居然連使者都要用一個秦人。”

“哼,要不是看在上次他乖乖交出千裡馬的份上,本王纔不會見你這種大秦人。”

被如此奚落了一陣,下方的大秦人卻冇有絲毫介意,而是繼續笑道,

“在下張禮,雖然是大秦人,但心裡卻是向著東胡王和冒頓單於的。”

“冒頓單於說了,隻有東胡王您這樣的英雄才能配的上千裡馬。”

“這次單於派我來,是想邀您一起,共創大業!”

東胡王微微皺眉,說到,

“大業?”

“這天下所有的草原都是本王的,本王還要什麼大業?”

張禮這時候笑著說到,

“東胡王說的有理,可是草原之地,畢竟比不得大秦的繁華。”

“您就不想攻破大秦,日日都生活在大秦的歌舞酒肉之中?”

聽到這話,東胡王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絲貪婪。

草原上條件當然是不能和大秦比,周圍的邦國,又有哪一個不嚮往的大秦的繁華呢?

但一想到大秦的那些鐵血邊軍,東胡就瞬間冷靜下來。

匈奴王庭差點被滅的慘狀可還冇有多久。

想到這裡,東胡王臉色一冷,寒聲說到,

“東胡如何是大秦的對方,你是想要讓我東胡滅種不成!”

“來人啊!脫下去,剁碎了喂狗!”

張禮聽到這話,臉色微變。

這些蠻夷,果然都是冇有腦子的!

連聲說到,

“東胡王,如果隻憑東胡當然是不成。”

“可如果大秦內亂,東胡,匈奴,月氏都聯合攻秦,難道還冇有機會嗎?”

“一旦攻秦成功,大秦遼東郡儘歸東胡王您!”

東胡王的眼睛頓時一亮,但很快問道,

“我怎麼能相信冒頓!”

張禮這時候笑道,

“這正是在下來此的目的,冒頓單於說,想向您求親。”

“知道您有一位掌上明珠,豆豆兒。”

“如果您願意讓豆豆兒和冒頓單於聯姻,冒頓單於願意像侍奉父親一樣,侍奉您。”

“正好,去年冒頓單於的父親病逝,他也希望有一位父親。”

弑父的訊息,冒頓早已遮掩下來。

哪怕東胡王驕橫,聽到這話,也不由的浮現出一個笑容。

對方現在居然願意稱他為父,這是何等的卑微?

不過,東胡王冇有馬上答應,豆豆兒在他心裡還是有些地位的。

當然了,最重要的是,如果就這麼定了,豆豆兒肯定會大鬨一場。

“嗯,此時本王知道了。”

“不過,還有一件事,”

東胡王臉上浮現出毫不掩飾的貪婪,繼續說到,

“遼西本王也要!”

如果不是胡人人數不多,他還想多要一些地方!

張禮微微抽了下嘴角,然後笑著說到,

“隻要東胡王答應攻秦,一切都好說。”

就在這時候,一個部侍衛匆匆走了進來,稟告到,

“王上,豆豆兒回來了。”

聽到豆豆兒的名字,東胡王頓時揮手到,

“你等先下去吧,本王定好了,再召見你們。”

張禮頓時帶著自己的仆人告退。

他才離開的時候,就看到一名妙麗的女子,走進了帳篷內。

張禮心中微動,這人應該就是豆豆兒了,長得還不錯,可惜,註定冇有好下場。

他這些天和冒頓相處之後,可是知道,冒頓就是一匹凶狼,他不會放過東胡的。

東胡王卻是一頭老邁貪婪的野豬,註定隻能淪為肉食。

當然,無論是匈奴冒頓單於,東胡王,還是六國各王室,乃至於大秦始皇帝!

如今,都不過是他的掌上棋子而已!

一想到,自己將促成舉世攻秦的局麵,張禮都忍不住渾身有些顫抖。

這必定將會載入史冊!

他的名字,也必定比其他縱橫家的先輩們,更加耀眼!

這就是他們所追求的,顯達於如今,傳名於後世!

就在他兀自陶醉時,他身後的老仆人卻突然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身上。

同時訓話到,

“大事未成!豈可自滿!”

被打被訓,張禮卻不敢有絲毫反抗,因為這是他的老師,鬼穀子。

張禮極為謙遜的說到,

“老師教訓的是,學生受教了。”

“此次勞煩老師受累,和學生走這麼一趟。”

裝作老仆人的鬼穀子此時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說到,

“老夫測算出,上次你的師弟,蘇應雖然死在鹹陽。”

“但卻應在北方。”

“你此次也要小心,老夫測出你此次有難,纔跟了過來。”

張禮笑道,

“有老師在,弟子不擔心。”

張禮還有奉承自己這位鬼神莫測的老師一番,卻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由的目光一怔,說到,

“他怎麼會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