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五百四十三章傳承不息(大結局)

張瑞雙瞳驀然一縮,緊盯著徐青掌心的三角板,眼神中閃出一抹難掩的駭色,嘴唇翕動了兩下咕咚嚥下一口吐沫,神族曾有兩次入侵這個空間慘敗的經曆被詳細載入史冊,第一次慘敗幾乎讓整個神族男丁全滅,而直接導致這場慘敗的關鍵就是一件降維武器,被神族稱之為‘滅神三角’。

“滅神三角,你手上拿的是滅神三角……你怎麼會有這東西?”一臉緊張的瑞比用一根顫抖的手指點著徐青掌心那塊三角,連說話也變成了大舌頭。

徐青抬手摸了摸鼻子,淡笑著說道:“滅神三角?這名字還不錯,好朋友,瞧你這模樣應該知道它的用處吧?”

張瑞強抑住內心的震驚仔細打量了一下徐青掌心的三角,低聲說道:“關於滅神三角神族曆史中有記載,它是一件強大無倫的降維武器,一旦啟動可以直接導致整個空間所有生命體滅亡,我還知道它嵌有七顆軒轅天晶,由天晶提供給它足夠的能量,它可以將能量瞬間放大,最終完成降維攻擊。”

徐青伸手在口袋裡一掏,握個拳頭抽了出來,五指鬆開,掌中多了五顆紫光盈盈的天晶,沉聲說道:“瑞比,我們是朋友對吧?”

張瑞臉頰上的線肉劇烈抽搐了兩下,點頭道:“是的,我一直把你當朋友,最好的朋友。”

徐青偏頭望向遠處,用托著天神三角的手掌虛指東南方向說道:“你看到那邊的山峰了嗎?就是模樣像個人形的山峰。”

張瑞循著他手掌指向望去,果然看到遠處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雖然隔得很遠,但輪廓酷似一個站立的巍峨巨漢。

“瞧好了,彆眨眼。”徐青手指在天神三角上迅速按動了幾下,隻聽得轟隆一聲巨響滾滾傳來,腳下的土地都在震顫,人形山峰被一片徒然騰起的黃塵籠罩。

震顫感瞬間消失,山風吹散黃塵,人形山峰消失不見,張瑞渾身如篩糠般劇烈顫抖,手中的雙魚佩一個拿捏不住掉在了地上,他曾經想過一統神族後率領神族入侵這個空間,瘋狂掠奪這裡蘊藏的財富,可現在他徹底打消了這個愚蠢的念頭,剩下的隻有深深的恐懼。

徐青搖頭歎了口氣,低聲說道:“瑞比,我的朋友,你這次回去要記得毀掉神族通往這裡的空間之門,超過三天我保證會有人帶這件東西去神族空間,我這人冇什麼大誌向,能快快樂樂過我的小日子就滿足了,彆讓我做不願意的事情好麼?”

張瑞咬牙點頭道:“不用三天,我返回後立刻毀掉空間之門,你可以用天機鏡看到,我們還是朋友。”

“是的,我們是好朋友,有時間還可以用金約櫃聊天打屁,交流感情嘛,哥送你一程。”徐青咧嘴一笑,把天神三角和天晶一起收進懷中,彎腰撿起雙魚佩按入黑柱子下方的嵌入孔,起身退到一旁。

噌!黑柱子上方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黑洞,緊接著黑洞迅速擴展,轉眼工夫就到了磨盤大小,從黑洞中投下一道宛如反扣漏鬥般的白光,瞬間將黑柱旁方圓數米罩在其中,地麵上裝滿玄石的麻包袋彷彿被某種無形的吸力拉起,緩緩飛入黑洞之中,站在白光中的張瑞對徐青揮了揮手,大聲喊道:“徐青,我的朋友,很高興認識你,可惜我們的戰約無法兌現了,再見!”

徐青哈哈笑道:“好朋友,一路順風,永彆了。”他真不想再見到任何神族,包括瑞比在內。

白光帶著張瑞拔空而起,轉眼間消失在黑洞中,張開的黑洞好像一張大嘴緩緩閉合,旋即消失不見,湛藍的天空中未留下半點餘痕。

徐青走到黑柱子旁彎腰伸手摳出了三塊雙魚佩,忽聽得耳邊傳來神獒的聲音:“不用再摳了,從今往後就讓我來守住空間之門,也許有一天我的主人會回來。”

徐青把雙魚佩放入口袋,轉身對神獒點了點頭道:“也好,這裡以後就交給您了,有時間我會來看您的。”

神獒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你走吧,我們有緣再見。”

徐青對神獒拱手深鞠一躬,轉身離開了崑崙之門,從今日起,這裡不再是地獄。

時光如白駒過隙,逝不留痕。江大校園中一批博士畢業生即將離開校園,徐青參加完畢業典禮,揹著書包慢悠悠的走出校園大門,禁不住駐足回頭來看了一眼。

“看什麼?你小子捨不得麼?”一個戲謔的聲音從徐青背後響起,轉頭循聲望去,隻見身後停著一輛很臭屁的大紅色跑車,唐國斌戴著墨鏡斜靠在車頭,衝他打了個響指。

車上還坐著一個穿黑背心的男人,大光頭,黑墨鏡,脖子上還掛這一條晃眼的金鍊子,活脫脫一個大混子,除了何尚還有誰?

徐青微微一笑,閃身掠到車門旁,皺了皺鼻子說道:“東西都準備好了麼?”

唐國斌咧嘴笑道:“好了,我跟婆娘請了一禮拜假,咱哥們好好去平行空間玩幾天,上回我找到了回憶空間的老婆,重新跟她談了一回戀愛,那滋味兒真是妙極了。”

坐在車裡的何尚回頭一笑,戲謔道:“滋味有多妙?很緊是吧?”

“很緊?”唐國斌一時間冇回過味兒,呆了幾秒徒然瞪眼罵道:“緊你一臉,你小子怎麼儘想這些低級趣味的玩意,不過,是挺緊的,哈哈哈!”

徐青苦笑道:“你們兩個小聲點成麼?今天我看新聞了,李鵬飛正式接任一號,難怪會放你們兩個禍害提前退休,彆墨跡了,上車吧!”說完拉開車門把書包丟到後座,躬身鑽進車內,從車前頭的小盒子裡摸出一張麵具貼在臉上,捏捏拍拍居然成了一個滿臉皺紋的老人。

唐國斌打開車門上了後座,從一旁的袋子裡取出一套黑衣慢悠悠的穿了起來,何尚發動車子,臭屁跑車化作一道咆哮的紅影絕塵而去。

神族風波已經成為往事,張瑞返回神族空間第一件事就是毀掉了空間之門,隨後用帶來的玄石招兵買馬,經過兩年苦戰終於掃平神母所有勢力,瑞比率大軍攻入神殿,徹底終結了神母統治時代,他毀掉了所有儲存的神母基因,把一個昏迷的女人綁在神殿外處以極刑,這一切都被徐青從天機鏡中看得清清楚楚,他第一次看到了神母的臉,跟秦冰一模一樣。

天鴻集團現在已經交給全職經紀人打理,徐青投入大筆資金重新修繕了皇城和異能者聯盟,這兩處被他當成了最理想的居住點,他和七個好老婆經常會在兩地居住,或縱馬在大草原上馳騁,或光足在海邊沙灘上漫步,儘享生活安逸。

第一個為徐家添丁的是秦冰,在天池畔為他療傷時居然中了頭彩,現在小傢夥已經能跑能跳,皇城是他的遛狗場,大海是他的大尿盆,就連守護在海邊的蛇人見到這位小主人也要乖乖繞道,小家的名字是秦冰取得,徐夢賜。

徐青天生就是個閒不住的主兒,一年前他帶著酒肉去看望守護空間之門的神獒,一人一獒喝到七分醉,他徒然間起了去平行空間探秘的念頭,仗著酒勁進入空間之門,卻不料發現了一件很新奇的事兒,他到了一個跟這個世界一模一樣的空間,除了時間和某些人物有所偏差外跟他所在的世界完全一樣,他給這個空間取了個名字,回憶空間。

回憶的美好在於分享,徐青帶著退出特戰隊的好兄弟唐國斌同何尚一起去回憶空間旅遊過兩次,每次三人都會約好碰麵時間,然後自由活動,尋找屬於各自的美好回憶,這兩個傢夥好像上癮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約他去回憶空間遊玩,樂此不疲。

徐青今天前往回憶空間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他要尋找一段最特彆的回憶……

夜漫漫,風微寒,公園裡的石頭長凳上躺著一個衣衫單薄的少年,他的麵容俊逸而青澀,眉宇間隱著一抹淡淡的鬱結,不知是碰上什麼煩心事兒,才露宿公園。

就在離開少年躺睡長凳不遠處有一個小火堆,一位邋遢老人正從身旁的塑料袋中揀出幾疊紙錢放入火中燃燒,飄起的黑紙片翩翩飛舞,火光映紅了老人滿是皺紋的臉。

睡夢中後的少年吸了吸鼻子,睜眼坐起身來,打著哈欠走到老人身旁。

“小夥子,幫我燒幾張紙吧!”老人的聲音打著小顫兒,抬頭對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跟年齡不相符的牙齒,白森森的,讓人慎得慌。

少年猶豫了一下,蹲下來伸手拿了一摞紙錢放入火堆,老人眼中閃過一抹亮光,低聲問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勉強一笑道:“徐青,您呢?”他說話憨憨的,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老人讓他心中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覺,居然稀裡糊塗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老人眯眼凝視著少年清澈的眸子,一抹碎金色光芒在兩雙瞳孔中閃爍:“徐青,你可以叫我金瞳尊者!”

傳承不息,一段新傳奇從這裡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