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祁旁邊叫做淩兒的女人聽到他的話之後,她臉上的神色淡淡,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不感興趣。

麵對身邊的男人和周圍陌生的環境,她淡定得完全不像是來自八百年的人。

“淩兒,你為何不願意理我?”鳳祁的臉上露出了悲哀的神色,一雙深情的眸子盯著麵前的女人。

我心裡有些生氣,這個鳳祁用著褚今許的容貌麵對著另外一個女人,看著他深情的看著彆人,即便我知道那個人不是褚今許,我心裡也感到酸溜溜的。

還問人家為什麼不肯理你,你特麼為了自己的飛昇就把人家給殺了,換我我也不會理你,甚至還想把你給殺了報仇。

我把自己藏得很好,免得他們兩人發現我。

那個叫淩兒的女人會不會殺我我不知道,但是那個鳳祁可是會下死手的人物,被他給發現的話,那我可能就死翹翹了。

“淩兒,你要我怎麼做,你才肯原諒我?”鳳祁拉著淩兒的手,眼神比剛纔更加悲傷了。

淩兒輕輕的從鳳祁的手中收回手,她的表情始終很平淡,似乎看不出什麼情緒。

“我累了。”女人開口,她的聲音如同山間清泉滴落一般乾淨好聽。

鳳祁,“我們纔剛剛出來。”

他握緊了女人的手,輕聲說道,“以後我們要在這個八百年後的世界生活的,你應該多瞭解一下這個世界,以前的事情你都不要再想了,好嗎?”

我暗中撇嘴,所以鳳祁的意思是讓淩兒不要再想以前的事,就是不要再想被他殺掉的事麼?

哪來的臉啊!

現在我一個旁觀人都看得生氣。

淩兒從鳳祁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她眼神輕飄飄的看了一眼鳳祁,然後才說道,“這個世界我會瞭解的,但是有的事情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我都已經死了八百年了,你為什麼要把我複活?”淩兒雙眼悲慼的看著鳳祁,“難道你還在做你可笑的飛昇夢?”

“你放過我吧,我不想再做你飛昇的踏腳石了。”

聽著淩兒那哀傷的語氣和眼神,我都為她感到悲傷和憋屈。

鳳祁做個人吧!

“淩兒,你聽我解釋......”鳳祁神色慌亂的看著她,“如今我不想飛昇了,我隻想和你相守在一起,淩兒,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好嗎?”

淩兒聽到鳳祁的話之後,那張美麗的臉上神色變得更加嘲諷了。

“滾。”淩兒輕飄飄的對鳳祁說出了一個字。

然而她實在是太虛弱了,想甩開鳳祁離開,卻被鳳祁輕輕一拽,拉入了懷裡。

“你哪裡都去不了。”鳳祁強硬霸道的說道,“我不會再失去你了,淩兒。”

淩兒掙紮了幾下之後就冇有力氣了,直接癱軟在了鳳祁的懷裡。

“喂,小姐姐,你在這兒乾嘛呢?”一道年輕充滿了活力的聲音她竟然在我的身邊響起,“你這是在暗中觀察嗎?”

這人的嗓門很大,他的聲音不僅讓我嚇了一跳,也讓路過的其他人都朝著我看了過來。

鳳祁和淩兒也不例外,他們竟然同時朝著我看來。

鳳祁那犀利的眼神在此刻已經發現了我,我想轉身就跑的,可是我發現此刻我的雙腿不聽我的話,就跟灌了鉛似的。

周身被一股奇怪的能量給包裹,限製了我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