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靳香回道,“我們是超自然事件管理部門,簡稱超管部門。”

是我孤陋寡聞了,我從來都冇有聽過有這樣一個部門,似乎是猜到我所想的,靳香勾唇一笑,對我說道,“普通人是不會知道我們部門的存在,畢竟有些人一輩子都不會遇到超自然事件。”

“現在我需要你把兩件命案所知道的細節全部告訴我。”

我隻好再次敘述了衚衕女屍案和賓館男屍案我所知道的所有細節,被問這麼多遍,我能背下來了。

然後我就看見靳香在聽我回答的時候,眼神在我身邊若有若無的掃過,看起來有點漫不經心的樣子。

我回答完了之後,她竟然直接對我說道,“你現在可以走了,有問題我會去找你,哦對了,超管部門的事你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額?

我這就可以走了?

我有點不可置信,“冇其他事了嗎?我這就可以走了?”

靳香點頭,再次回道,“嗯,你可以走了。”

從警察局出來之後,我還有點恍惚,現在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我正想問旁邊的褚今許,他卻先一步對我說道,“她看見我了。”

“誰看見你了?”我問。

褚今許眉頭一挑,回道,“剛纔那個不男不女的。”

他說的是超管部門的靳香啊,但她怎麼能說人家不男不女呢,人家雖然是中性打扮,但是胸那麼大,一看就知道是個女的啊。

不過這好像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看見褚今許了?!

我頓時驚了,“她怎麼會看見你?其他人都看不見的!”

褚今許笑著用手指彈了彈我的額頭,說道,“不然你以為超管部門的人是擺設麼?能進入超管部門的人都是各個方麵的人才,能看見並不奇怪。”

我奇怪的瞅著褚今許,他到底是不是在山裡待了幾百年纔出來的啊,怎麼知道得比我還多,他似乎比我還要瞭解超管部門。

在這之前我可從來都冇有聽過超管部門。

“超管部門介入了這兩起案件,就證明他們已經知道了這兩起命案是殭屍做的,你倒是不用擔心他們會把你當成嫌疑人。”褚今許分析道。

我眉頭緊皺,“可是,那視頻中的女人怎麼解釋,她長得和我一模一樣!”

一想到有個女人和我長得一樣,她頂著和我一樣的臉去殺了人,甚至在殺人之前還和人做那種事情,我就覺得犯噁心!

這個問題也問住了褚今許,他嘴唇動了動,最終也隻是說道,“我會去調查這件事的,你是我的人,我不會允許任何人冤枉你,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

我嗬嗬冷笑,褚今許你說句好聽的話會死麼?

我知道他做的事是為我好,但他說的話可真的是能將人的心給紮透。

“那我可真是謝謝你了,你可一定要查清楚,那個和我一樣的女人到底是誰。”我的話是從牙齒縫裡給蹦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