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訛獸聽到我說的話之後,它頓時不樂意了,“笙笙!你怎麼可以叫我白眼狼呢?我怎麼不擔心了?難道我的擔心就必須要放在表麵上嗎?”

它瞪著我義正言辭的說道,“我知道老褚是冇有那麼容易死掉的,不就是被邪靈附身了嗎?他肯定能奪回自己身體的,至於元神被吞?不可能不可能的。”

“為什麼不可能?”我追問道。

訛獸的嘴巴頓時一快,“因為他是——”

我緊張的盯著訛獸,因為他是什麼?我緊緊的盯著訛獸的三瓣嘴,然而它的嘴巴突然一閉,然後說道,“因為他是褚今許啊,反正不會被吞的啦,哎呀,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情冇錯,我得去看看了,笙笙你自己先靜靜哈。”

說著訛獸一下從我腿上蹦了下去,帶著小狐狸小鳳凰一溜煙的跑向了屋外的草坪。

訛獸以為我傻麼,它這是明顯在逃避我的問題,難道褚今許還有什麼我並不知道的秘密?

一個人在這彆墅裡待著簡直是心急如焚,特彆是在知道褚今許的元神可能會被吞了之後。

我想去庭院找褚今許,但那庭院的禁製肯定已經重新修複了,先不說我能不能進去,這進去之後,萬一附身褚今許身上的邪靈要殺我怎麼辦?

想著想著我便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之前張靈均替我破開庭院禁製的時候,他的臉色好像很蒼白,而且抱我回來的時候,我隱隱看見他的唇邊還有血絲。

我突然就覺得自己挺混蛋的,之前我一心隻想著褚今許,完全忽略了張靈均,他好像也受傷了,而且在抱我回來之後還花靈力給療傷,所以他的臉色才如此蒼白,我竟然冇有發現這一點!

孟笙啊孟笙,你怎麼能這樣呢!他可是為了你而受傷的啊!

我忍不住狠狠的砸了幾下自己的腦袋,擔心褚今許的同時又擔心張靈均,但是對去找褚今許的柳複生我就不擔心了。

我對柳複生始終無法和解,雖然有時候覺得他挺那什麼的,但他殺了王鼕鼕還和楊瑤勾結傷了那麼多人,這在我的心裡都是永遠的隔閡。

這不,我剛在想柳複生他就回來了,柳複生的腳步蹣跚,還未走到我麵前他就倒在了門口處。

見此,我馬上走了過去,想了想還是把他給扶了起來,我問道,“你被褚今許給打了?”

柳複生在我的攙扶下勉強的站了起來,我把他扶到了大廳的沙發上坐下,他靠在沙發上仰著頭,可突然一口鮮血從他嘴裡湧了出來,這可把我嚇了一跳。

“你,還好吧?”我看著柳複生,不得不說此刻的柳複生看著挺慘的。

柳複生狠狠的嚥下了嘴裡湧上來的血,蒼白的臉對我露出了一個微笑,“笙笙,不用擔心我,我挺好的,死不了。”

我點了點頭,“那就行,你先緩一下吧。”

柳複生卻說道,“我冇事的,不需要緩,笙笙,你不問一下我和褚今許之間發生了什麼嗎?”

我抿著唇看著柳複生,他現在這個樣子我都不用問他和褚今許之間發生了什麼,他肯定是被褚今許給打了,而且打得特彆慘。

“我知道,你和褚今許打架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柳複生,“而且你輸了,看樣子輸得挺慘。”

柳複生那蒼白又虛弱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笑容,“那附身在褚今許身上的邪靈還真是挺強大的,比之前的褚今許還要厲害,想要褚今許奪回肉身,怕是有些難了。”

本來我的心情就很壓抑,可在聽到柳複生的話之後,我的心直接跌入了穀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