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震驚,不可思議的看向張靈均,“小叔,哪裡來的血?”

“我的。”張靈均雲淡風輕的回道。

他的回答讓我楞在原地,看著這碗還尚有餘溫的血,我的心情十分複雜。

“不行,我不能這麼做,小叔,你以後也不要這麼做!”我趕緊說道。

然後張靈均卻端起碗,對我說道,“是你自己喝還是我餵你。”

我,“?”

張靈均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霸道的?這跟以前的他可是一點都不像,看著張靈均嚴峻的眼神,我絲毫不懷疑下一秒他就要扒開我的嘴,直接將這碗血給喂進去。

我有點慫的接過碗,然後小聲的說道,“那這次我喝了,下次你可不許這麼做了,我會找辦法壓製犼帶來的後遺症的。”

說完,我也不再矯情,將碗裡的血液一飲而儘,帶著淡淡溫度的血液透著一股腥甜,對我來說如同甘霖。

“謝謝小叔。”我說道。

張靈均這才眉眼彎了彎,看起來很滿意我剛纔的表現,然後他坐下開始優雅又快速的吃早飯。

他說道,“褚今許的事情,我們也可以求助一下超管部門,超管部門的案例眾多,應該可以有一些答案的。”

張靈均的話讓我頓時恍然大悟,我怎麼差點把超管部門給忘了,我得找靳香!

褚今許這件事情不能等,萬一越等下去,那附身在褚今許身上的那邪靈便多一份威脅,我趕緊給靳香打了電話,用非常著急的藉口把她約了出來。

“小叔,我把靳香約到了淺靈灣,你不會介意吧?”約完後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我現在所住的地方是張靈均的地盤,我剛纔的行為有點過份。

冇想到張靈均隻是淡淡的說道,“冇什麼可介意的,我也正有此意。”

靳香聽說是著急的事情,她很快就到了淺靈灣,見到我頂著一雙紅腫的眼睛,腫得跟倆大核桃似的,她眉頭一皺,“這是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眼睛都哭腫了?”

聽到靳香這麼問,我更想哭了,“這件事情說來話長,靳隊,你先坐,我慢慢跟你道來。”

靳香又朝著張靈均行禮後才坐下,“笙笙,你說吧。”

我便把桃花寨所發生的事情全部事無钜細的告訴了靳香,聞言靳香愁眉不展,過了好一會兒靳香才凝重的開口道,“笙笙,我們要做好一個最壞的打算。”

我一愣,“什,什麼打算?”

看到靳香如此嚴肅的模樣,我的心在此刻跳得厲害,我知道這個打算肯定是對褚今許不利的。

靳香和張靈均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才聽見靳香說道,“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那邪靈趁著岐月神君虛弱的時候附身於他的身上,那麼就很有一種可能,褚今許神君的元神被吞噬了。”

什麼?!

靳香的這番話宛如晴天霹靂劈向了我,我整個人都僵住了,腦子裡回想著靳香所說的話。

“笙笙,你彆著急,我說的這隻是最壞的打算。”靳香馬上說道,“說不定岐月神君的元神隻是被那邪靈所壓製,暫時無法奪回肉身,我們先想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