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跟著容玉再一次踏進了殭屍帝國,這是我第二次來,當我到的時候,我看見許許多多的子民都在入口處等著。

見到我出現,麵前黑壓壓的一片人突然全部噗通一聲跪在了我的麵前。

他們齊聲高呼,“吾王!”

我被他們的這個陣勢給嚇到了,看著麵前虔誠跪拜的人,此刻我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甚至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心酸。

容玉在旁邊對我說道,“他們都是在真心懇求你不要拋棄他們。”

我抿著唇冇有說話,而是看著麵前這些跪在地上的子民,男女老少都有,甚至還有抱著幾個月大嬰兒的母親,他們都眼神灼灼的看著我。

我並冇有適應王的這個身份,如今殭屍帝國有兩個王,我和紅黎。

不知道紅黎來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呢?

“紅黎到了嗎?”我問容玉。

容玉回道,“還未到,但應該很快就到了,王您先去殿裡休憩吧。”

我麵上冇什麼表情,但是內心卻有一點小不滿,這紅黎真是好大的派頭,她這是想要壓軸出場麼?

我微微頷首,從鼻子裡哼出了一聲嗯。

跪拜的人群中走出來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她走到我的身邊對我欠身行李,然後說道,“王,請隨我來。”

我跟著這個漂亮的女人朝著宮殿走去,一路上我看見這個女人好幾次用眼神偷偷看我,等她在偷看我的時候被我的眼神撞了個正著。

“你老看我做什麼?”我問道。

女人馬上惶恐的低下頭,“王,請恕罪,我無意冒犯您的,隻是您太漂亮了,我才情不自禁。”

對於這女人說的話我可不信,我和紅黎長得都一個樣,這類恭維的話我並不想聽。

“我知道這不是你的真心話,說實話吧,我恕你無罪。”我直接說道。

而且我也想聽聽這個女人會對我說什麼,想聽聽帝國的子民都是怎麼想的。

“王,什麼都可以說嗎?”女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點頭,“嗯,說吧。”

女人這才小心翼翼的輕聲說道,“王…,這次您會幫助我們度過難關嗎?我們全部子民的希望都寄托您在身上,您不會拋下我們的吧。”

我微微一愣,原來女人想說的竟然是這個,她怕我獨自逃跑而丟下整個帝國的人。

我疑惑,是什麼樣的誤會讓她認為我會丟下他們逃跑呢?

想到這裡我不禁豁然開朗,或許不是因為誤會,而是我這些日子的所做作為。

我之前一向不待見殭屍帝國,我甚至覺得這殭屍帝國的事情和我根本無關,身體中有了犼的魂魄我就得擔負起拯救殭屍帝國的責任嗎?

我現在的心裡很亂,我並不知道要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王,對不起,是我問得唐突了。”女人看了一眼我的眼神立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