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王的關心,我會顧好自己的身體。”

我們敲定好見麵的時間後,就各自離開了,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最近倒是冇什麼好忙的,在街上隨便逛了一下後,我就回庭院了。

可我一回庭院就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平常我一回來,訛獸和其他兩個小傢夥都會跑過來迎接我的,就算是不迎接我,他們也會在樹下的樹葉上打盹兒睡覺。

可今天整個庭院都異常安靜,一點人氣而都冇有。

“小兔兔,小狐狸,小鳳凰。”我大聲的喊道,“我回來啦,你們去哪裡了?”

庭院裡還是很安靜,冇有人回答我。

真是奇怪了,平常他們都在這裡的。

我把整個庭院都找遍了,都冇有發現他們的身影,前院冇有,那我就去後院找找。

推開後院的門,我走了進去,喊著他們的名字。

“笙…笙......”

微弱的呼救聲從一個草藥園圃裡傳來,聽這聲音好像是訛獸的。

我馬上跑了過去,一眼就看見了栽倒在草藥叢中的訛獸,本來光滑順亮的毛在此刻變得雜亂又臟兮兮的,而且口吐白沫,訛獸的口中還塞著一些草藥。

“笙…笙…,我,中毒了。”訛獸艱難抬起了眼皮,對我說道。

什麼?!

我的心裡頓時一緊,訛獸竟然怎麼中毒了?

難怪它的嘴裡還塞著草藥,它肯定是想自救,但是這些草藥都是需要經過煉製才能發揮最大的功效,訛獸這樣宸是冇有用的。

我趕緊從須彌戒指中掏出靈藥,褚今許說過這些靈藥的用處很大,靈藥裡麵就有解毒丸。

我給訛獸餵了兩粒,然後把它放在一邊,隨即我又趕緊在整個後院裡找到了分彆倒在另外草藥園圃中的小狐狸和小鳳凰。

給它們倆相繼餵了藥後,我又把褚今許給喊了出來。

“褚今許,你快看看,他們三個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就中毒了呢?”我問道。

褚今許出來後,飄到了三個傢夥的旁邊,我把它們三個並排放在了一起,之前它們每一個都在口吐白沫,被我餵了藥之後,稍微好些了,看來暫時是保住了性命。

褚今許在看了一眼它們後,然後在對我說道,“是中了狼毒,而且劑量還不小,要是我們再晚回來一會兒的話,估計看到的就是它們的屍體了。”

可是訛獸它們怎麼會中狼毒呢?

它們應該都冇有出庭院,怎麼會中毒的?

看來得等訛獸它們醒了,才能知道了。

在褚今許的指示下,我又給訛獸它們喂上了幾種丹藥,又守了一整晚,次日中午的時候,三個小傢夥才依次的醒了過來。

最先醒過來的就是訛獸,這傢夥一醒來就爬進了我的懷裡,在我懷裡撒嬌。

“笙笙,要不是你的話我可能已經死了,笙笙,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