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了想,我向容玉問道,“五百年的那次屠殺,你們是怎麼度過的?”

“怎麼度過的......”聽到我的這個問題,容玉一向淡然的臉上浮現出了痛苦且猙獰的神色。

“我們死了很多族人,最終是我們的王拚儘了全力,用自己的全部靈力開辟出一個異域,讓族人躲到了異域之中。”

我明白了,殭屍帝國子民現在所居住的地方,就是五百年前他們的王所開辟出來的異域。

“那是不是這次隻要還是躲在異域裡麵也可以躲過這次的屠殺?”我問容玉。

容玉的神色更加不安了,他看著我,“五百年過去了,異域的靈力在漸漸的減弱,如果這次被執行者找到了異域所在地,他們強攻進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說到這裡容玉頓了頓,眼神複雜的看了我一眼,說道,“我們也許會全軍覆冇。”

全軍覆冇......

容玉冷笑道,“我說超管部門那些老狐狸怎麼把這次的任務加密了,就連我這高層都冇有權限檢視,原來是因為雲頂的執行者啊。”

“嗬,一切不過都是忌憚和利用罷了。”

容玉的話讓我心情變得很複雜,雖然我並不想當殭屍帝國的什麼王,但是我真的無法看到一個種族就這麼滅掉了。

吃人的殭屍固然可恨,可像小八那樣的天真無邪,還有在異域中生活得如同普通百姓的子民們,他們是無辜的。

“王,為了子民的安全,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容玉突然對我說道。

看到容玉的神色,我的心裡突然一滯,我的直覺告訴我,容玉要提的這個要求不簡單。

“什麼事,你先說,我再想想我能不能答應你。”我對容玉說道。

這種事情不能隨便答應,否則到時候騎虎難下。

容玉也不跟我繞彎子了,他說道,“現在帝國不是有三個王的候選人麼,我想讓你們三人聯手,度過這次難關,你覺得怎麼樣?”

容玉的這番話讓我整個人稍微有點懵,反應過來後,我震驚的瞪著容玉。

之前褚今許就跟我說過紅黎,他說這人很危險,說不定會吸乾我。

但想到,現在這雲頂的執行者都已經要殺上門了,那現在咱們總不能再自相殘殺吧?

而且我還真的想見見紅黎的,雖然我知道我們的長相都是一樣的,但是人的氣場和氣質和可以讓兩個相同外貌的人完全有不同的感覺。

“我可以答應你,我們三個先見一麵,但是......”我盯著容玉,“你能不能保證我的安全,我怕其他兩個對我有殺心。”

“而且這麼重要,關乎我們生死的事情,我們必須得好好商量商量,你覺得呢?”

我將自己的顧慮告訴了容玉,至於要不要和其他兩個人合作,那得看我們談得怎麼樣了。

容玉聽我這麼說,他立刻說道,“王,這個顧慮的話你放心,既然我提出這個要求,那麼你們三人缺一不可,我會保證你們的安全。”

我故作考慮了一下,然後回道,“行,那就先見見麵再說吧,到時候我們再詳談。”

“好。”容玉點了點頭。

以前風度翩翩的容玉現在看起來那叫一個憔悴,看得出來,他因為不斷有殭屍被屠殺的這件事而憔悴。

“雖然殭屍不會猝死,但我勸你還是多休息,到時候執行者殺了過來,我們還能一起頑強抵抗。”我對容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