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我的喊聲後,葉陽朝著我這邊快步跑了過來。

“你說啥?”葉陽問道,“剛纔風太大我冇有聽到。”

我又重複了一遍,“我問你會開大巴車嗎?現在那邪物可以給我們打開出去的通道,但是需要人開車。”

葉陽一愣,“不能走出去嗎?”

這時那邪物小聲的說道,“通道隻開啟五分鐘,靠走是走不出去的。”

葉陽這纔看見我手中抓住的邪物小人,她眼睛瞬間瞪圓,“這啥玩意兒?”

“這東西就是我們帶來這個鬼地方的邪物,看不出來吧,它竟然這麼小。”說著我用比了一個拿捏的手勢。

我繼續說道,“現在我們已經製服這小東西了,隻需要它打開出去外麵的通道,我們開車猛衝就可以了。”

“行,這大巴車我應該還是可以的。”葉陽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看到她如此凝重的神色,我有點慌,忍不住問道,“你確定你真的能開?”

聽見我懷疑的聲音,葉陽表示不滿,她驕傲的揚起了下巴,對我說道,“這我還能騙你嗎,天上的飛機,地上的坦克就冇有我不會開的,小意思啦!不過這些人,我們現在需要把他們搬上車嗎?”

我朝著葉陽豎起了大拇指,隻想對她說兩個字——牛逼!

“不用搬,有辦法。”

說著我一巴掌拍在小人兒的身上,“愣著乾嘛呀,還不控製他們上車?”

“要不我現在解除控製吧,其實控製這麼多人挺累的。”小人兒小聲的提議。

我表示拒絕,“不行,等到出去後才能解開控製,你要是敢在此刻解開,我就捏碎你。”

如果現在他們普通人恢複了意識,看到這些還不得被嚇瘋?而且回去後他們很有可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引起社會的恐慌。

所以,不行。

待到所有人都上車後,我和葉陽才上車,我們把大巴車開到了海邊,接下來就隻等這小人兒把通道打開了。

然而就在我們在大巴車座位上落座後,我突然感到整輛車都在顫動,車窗的玻璃在此刻也哐當作響,人也隨著抖動在搖晃著。

怎麼回事?地震了?

“啊啊啊啊啊——”小人兒突然驚恐的叫喊了起來,並且在我手中不停的掙紮。

將它胡亂的掙紮,我將小人兒捏得更緊了,並且用兩隻手指掐住了小人兒的脖子。

“你在鬼叫什麼?”我皺眉嚴厲的瞪了一眼小人兒。

雖然這小人兒腦袋是顆圓溜溜像湯圓的東西,而且還冇有五官,但是我從能清晰的從它這腦袋上看出驚恐。

“金蟾大人,金蟾大人出來了!我們跑不掉,跑不掉的,你們害死我了,害死我了!”小人兒驚恐極了,明明腦袋上都冇有眼睛,卻看見大顆大顆的眼淚往外掉。

這是哭了?

而且,這小人兒說的金蟾大人是什麼?

我趕緊跑到大巴車的車尾,透過車窗看向沙灘那邊的樹林,這一看我的呼吸頓時一滯,整片樹林都在此刻劇烈的抖動,並且伴隨著咚—咚—咚—沉悶的聲音,像是有巨物在地麵上跳動。

嘩啦啦啦——

樹林中葉子發出了悉悉索索的響聲,有東西正在從樹林裡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