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言,我感到他的手似乎在收緊,但是下一刻他鬆開了手。

他轉身,隻留給我一個冰冷又傲氣的背影。

“你會後悔的。”他淡淡的說道,“等你再回來的時候,你覺得我還會不會接受你?”

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褚今許的這話,那意思就是說他肯放我走了?

我纔不會後悔,我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隻要離開了我永遠都不回來,也不需要他的接受!

他一個完全不尊重我,隻把我當奴隸的人,我怎麼又會選擇回來。

“那我走了。”

儘管現在已經是深夜,我還是從褚今許的小院離開了。

既然我和他已經分道揚鑣,那麼我再住在這裡的話,得顯得我臉皮有多厚,而且他肯定還會認為我捨不得走。

褚今許始終背對著我,就連我走了,他都冇有回頭看我一眼,我想我和他的緣份就到此為止了吧。

我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冰涼的夜風一吹我的腦子漸漸的清醒了過來,整個人也都冷靜了下來。

剛纔一衝動,我真的和褚今許分道揚鑣了?

他會不會反悔?

不過現在我想不了那麼多了,大街上的行人已經比較稀少了,而且這大夏天的,氣溫竟然還冷颼颼的。

我不由想到那具還冇有找到的女屍,整個人都頭皮發麻。

學校現在也關門進不去了,我有點懊惱,自己剛纔腦子一熱咋那麼衝動呢,其實我也可以厚著臉皮等到天亮再走啊。

既然已經出來了,我就不可能再回去,身上還有點錢我可以先去賓館對付一晚。

我選了一家比較便宜的賓館,一晚才七十八,貴的我捨不得錢。

這家賓館的設施都很老舊了,房間又小又窄,還有一股發黴的味道。

白色的床單上隱隱透露著奇怪的印跡,雖然看起來是乾淨的,但我的心裡不免還是有點膈應。

不過我還是忍了下來,我這個人有時候就很倔,甚至帶著一絲賭氣的意味。

好不容易眯了會兒,就被隔壁房間的聲響給吵醒了。

我就知道這賓館的牆超級不隔音,隔壁聊天我都能聽到!

並且動靜還挺大,女人的低吟,男人的喘熄都一點不落的傳進了我的耳朵。

我當然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鄙視的同時我不由回想起之前在西廂房的時候,褚今許壓著我的模樣。

按照道理講,褚今許長得那叫一個極品,這樣的帥哥和我談戀愛的話我肯定還是願意的,但那僅限於外貌。

和褚今許相處了這麼久,我深知褚今許的壞脾氣和毒舌,他都不把我當人的,我怎麼可能答應和他做那種親密的事情。

在我的傳統思想裡,隻有相愛的兩個人或者是夫妻......

我和褚今許不過是主仆,他竟想要占有我!

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一想到褚今許我的心裡就很煩躁,就更加睡不著了。

隔壁的聲音已經到達了一個高度,突然男人喘熄的聲音變成了一聲高亢又淒厲的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