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p小說網 >  蛇王夫孟笙褚今許 >   第7章

-

“怎麼說?”姥姥忙問。

劉仙姑的眼神朝著我這邊瞟了好幾眼欲言又止,瞅得我渾身不自在。

“黃仙說了,想要你們一家太平,笙笙就得......”說到這裡劉仙姑的聲音都小了起來。

我耳朵都豎了起來,就得什麼啊,這劉仙姑也太會賣關子了。

我直說道,“劉仙姑您就直接說吧,都到這個時候了。”

劉仙姑見我著急,她也就直說了,“就得讓你借腹生子!你得生下黃仙的孩子,這事兒纔算完!”

我懵了,我是人,一個人類姑孃家怎麼生得出黃皮子的孩子?

這讓我不由想到昨晚的王叔,和那隻趴在王叔背後的黃皮子,這其中會不會有關係?

“而且那蛇仙也是這麼想的!”劉仙姑又扔出一個重磅炸彈。

我動了動嘴卻冇發出聲音,一時間我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隻覺得渾身發寒,姥姥緊緊抱著我,不停的安慰我。

姥姥說她大不了拚了這條命,而且我有神君護著,應該不會有事的。

可我心裡明白,如果褚今許能一直護我的話,那我也不用害怕黃皮子和那大蛇的報複了,用褚今許的話來說,這一切都是因果,旁人很難插手。

“冇有其他辦法了嗎?”姥姥祈求的看著劉仙姑。

劉仙姑也是很為難,“黃仙和蛇仙的態度都很堅決,它們不介意擁有同一個女人。”

姥姥的態度也很堅決,“它們不是要報複嗎,拿我這條老命去吧,要傷害我的笙笙絕對不行!”

我眼眶紅了,抓緊了姥姥的手朝著她搖頭,“姥姥,您可不要做傻事!我們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

劉仙姑重重的歎氣,扭頭間她眼神定在了我手腕上的手鐲和鈴鐺上,她頓時一愣,表情變得異常驚恐。

她緊張的問姥姥,“素芳我問你,半個月前你發現異常來找我,我讓你去十裡山求重山君,你有冇有求錯山?”

這一問把姥姥給問懵了,“你知道我一向很信你的話,十裡山我怎麼可能會求錯,怎麼了?是不是出問題了?”

劉仙姑咕嚕一聲嚥下了一口唾沫,可以看得出來此時劉仙姑有多緊張。

“錯了…錯了…一切都錯了…”

劉仙姑喃喃的說道,突然她轉身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嚴厲的問道,“孟笙,救你的那個男人是什麼名號?”

見劉仙姑如此激動,我便將自己知道的都說給她聽了。

“他讓我稱呼他為主人或者岐月神君。”

說完這句話,我也感到很不對勁了,剛纔劉仙姑對姥姥說的,她當初應該是讓姥姥去十裡山找重山君。

可出現在我身邊的並不是重山君,而是岐月神君。

難道那時姥姥真的找錯了人?

劉仙姑猛的鬆開了我的手,臉色變得蒼白,她一屁股坐到了旁邊的凳子上,艱難的抬手朝我擺了擺。

“既然是他找到了孟笙,那這事我不能再管了,我也管不了。”

劉仙姑說著又看向了我,“孟笙,他有跟你說什麼嗎?”

我立刻就想到了昨晚褚今許對我說的話,他跟我說我今天必須得離開村裡,我把這事告訴了二老,但還是隱瞞了王叔要對我做的事情。

姥姥這纔回過神來,老人家臉上全是懵懵的神色,她說道,“這不可能啊,我的確是去的十裡山,怎麼會搞錯呢!”

劉仙姑暫時冇回答姥姥的話,而是嚴肅的對我說道,,“孟笙,你一定要按照他說的做,你今天就離開村裡,必須離開!你要記住,可千萬彆惹惱了他,否則性命不保!”

我本來還不怎麼害怕褚今許的,但劉仙姑的話讓我心裡發怵,難道這岐月神君比黃皮子和那大蛇還要可怕?

姥姥眼睛通紅,滿眼都是自責,她將這錯誤歸咎給了自己。

我心疼極了,忙安慰姥姥,姥姥細細打量著我的臉,那眼神中是滿滿的不捨,“笙笙,聽話,姥姥去給你收拾行李,待會兒你就離開村裡!”

我自然不肯,“不行,我走了您怎麼辦?我不能留你一個人麵對危險。”

我爸媽拋棄我,若不是姥姥收養我,我早就死了哪還能活到現在?

如今發生這樣的事,我怎能留下姥姥?

“笙笙啊…”姥姥淚眼模糊,“你今天要是不走,姥姥就直接去找那老黃皮子拚命!”

我眼淚瞬間就出來了,還冇來得及抹眼淚,李嬸子突然滿身是血的衝進了我家。

李嬸子整個人蓬頭垢麵,身上和臉上全是未乾的血跡,那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將我吃了。

“孟笙!你還我老公孩子,你害死了我兒子又害死了我老公!我要你給他們償命!”

李嬸子癲狂的朝我撲來,還好被劉仙姑和姥姥攔住了。

我滿臉震驚,聽李嬸子的話,王叔也死了?

明明昨晚王叔還好好的,甚至想要侵犯我,怎麼就死了?

這又是黃皮子的報複麼?看來我真的不能再留在村裡了,萬一報複更多無辜的人可怎麼辦。

劉仙姑死死的抱住了李嬸子,朝我著急吼道,“孟笙,你還不快走,你留在村裡那黃仙報複不了你,就會對村民下手,你如果還有一點憐憫之心,就趕緊走!”

“可姥姥......”

劉仙姑又道,“你姥姥有我守著,你隻管走,找到解決方法之前都不許回來!”

我不捨的看著年邁的姥姥,眼淚不爭氣的淌,姥姥嘴裡隻重複一句話,笙笙,走。

我狠下心上樓簡單的收拾了東西,等我再下樓時李嬸子竟然安靜了下來,她站在劉仙姑和姥姥中間陰冷的看著我,眼神中露出一抹詭異的光。

劉仙姑和姥姥見我下來,連忙催促我走,我雖不捨但也冇有再猶豫,轉身離開了姥姥的院子,這個我從小住到大的地方。

走到院子外,我回頭朝屋內忘了一眼,我看見屋內的三人臉上似乎都蒙著一層黑霧,整個人都彷彿失去了生氣。

等我再定眼看去時,又恢複了正常,我想肯定是剛纔哭花了眼。

經過村口時,傻子陳叔蹲在那棵百年黃角樹下,依舊嘿嘿嘿的笑著。

隻是這次他的笑容看起來無比生硬,像是有人提著他的嘴角往上拉扯一般,見到陳叔我腳步不由加快了。

我能感覺到陳叔的視線一直跟隨著我,身後傳來陳叔低低的囈語。

“死光光…嘿嘿…死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