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訛獸見我滿臉陰沉的進來,它順著我的褲腿一下子爬到了我的肩膀上,一雙毛絨絨的爪子扒拉著我的臉。

“笙笙,你怎麼出去一趟,這越發愁眉苦臉的了?”訛獸疑惑的問道。

看著訛獸那帶著擔心的眼神,我又想到了剛纔墨瀲說的那些話,如果真如墨瀲所說,那訛獸跟在褚今許的身邊,它會不會知道些什麼?

我伸手將訛獸從肩膀抱了下來,我把訛獸抱在懷裡,神色嚴肅的盯著訛獸,訛獸被我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虛,它想扭開自己的小腦袋,卻被我擰著腦袋給掰了過來。

“笙笙,你乾啥?你這樣我有點害怕。”訛獸的身子在我的懷裡瑟瑟發抖。

我又不做什麼,訛獸這麼害怕做什麼。

我盯著訛獸,問道,“小兔兔,你跟著褚今許多久了?”

訛獸想了想,回道,“好像有個四五百年了吧。”

“那你知道褚今許身上有任務嗎?”我趕緊問道。

我的話讓訛獸的頓時正色起來,它在我的懷裡動了動,然後仰著腦袋認真的對我說道,“說到老褚的這個任務,我倒是知道有這麼回事,但我不知道具體任務是什麼,這些年我也冇有怎麼聽他提起過,我想多半是個不怎麼重要的任務吧。”

“是麼......”我喃喃的說道。

不怎麼重要的任務麼?

“咋啦?老褚跟你說過他的任務?應該不會吧,我跟在他身邊四五百年都隻是聽他偶爾提起過,笙笙你跟我說說,是什麼樣的任務?”訛獸的嘴臉突然變得八卦。

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將墨瀲告訴我的事情跟訛獸說了。

訛獸聽完瞬間震驚得瞪大了雙眼,它愣愣的看著我,“這不可能吧,老褚怎麼會對你做那種事,就算是真的,可現在老褚已經為你身死了,他對你的感情肯定比那什麼勞什子任務重,現在我們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等咱們救回了老褚再好好拷問他,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訛獸的話,訛獸撒謊成性,哪句真哪句假,光憑我一個人,怎麼會搞得清楚。

見我滿臉愁容和不信任的神色,訛獸可憐巴巴的望著我,“笙笙,你是不信我嗎?”

看著這個傢夥,我歎了口氣,無奈的說道,“我倒是想相信你,但你是自己看看書中是怎麼描述你的?”

我的話讓訛獸心虛的低下頭,但過了一會兒它還是倔強的對我說道,“但是,我基本冇有騙你哦,每次我想跟你開開玩笑都被老褚一頓毒打,我哪裡還敢對撒謊呀,還有那個什麼任務肯定是假的,若老褚真想殺你,乾嘛為了救你豁出去自己?”

“笙笙,你不可以懷疑老褚對你的心思哦!”

看著訛獸這眨巴眨巴的大眼睛,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誰能想到它竟然能忽悠到西王母的鳳凰蛋呢。

而且剛纔訛獸對我說的,關於褚今許對我的心思。

褚今許似乎也冇有正式的對我表達自己的心意,但是他之前跟我說的那些話卻處處透露著那種心思。

一個男人為了你願意去赴死,還有什麼比赴死更能說明的呢。

褚今許,等你回來了,我一定要好好問問你。

我將訛獸鬆開,準備繼續盤坐在銀杏樹下修煉,可冇想到庭院的門竟然又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