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聲音此刻變得很是沙啞,我對訛獸說道,“訛獸,你來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今天早上,我和褚今許出去的時候,不都好好的嗎?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告訴我啊!”

訛獸還冇有開口,庭院的門被哐當哐當的敲響,門都快掉下來了。

重卻默默的去開了門,靳香從門外跑了進來,一看到我,靳香的神色也冷了下來。

“孟笙,出大事了。”靳香對我說道。

我現在整個人都非常迷茫,我現在隻想找到褚今許,我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要偷偷離開我!

“什麼。”我看著靳香,表情崩潰又迷茫。

靳香邊拉著我往外走,邊說道,“魔君和妖王都發現了褚今許的蹤跡,若是他們和褚今許打起來的話,足以有毀天滅地的力量,現在隻有你能阻止了。”

所以,褚今許離開我,是因為魔君和妖王找到他了,他和我解除血契,也是因為他怕連累我?

除了這個理由,我想不到其他的了。

知道真相的我眼淚瞬間流了出來,我忙問道,“靳隊,我該怎麼做才能阻止他們打起來?”

我不管魔君和妖王如何,我隻要褚今許平安,我不能讓他們打起來!

不等靳香說話,嚴素一把將我從靳香的跟前給拉了過去,她瞪著我,“不,你絕對不能去!你去了會害死岐月神君的,我不能讓你去!”

同時靳香也說道,“孟笙,你必須去,這是部門上級的命令!”

嚴素死死的拉住我,“不!你不能!”

靳香的眸子裡閃爍著殺意,她出手一掌狠狠的朝著嚴素劈了過去,嚴素躲閃不及被劈中,一口鮮血吐出,渾身光芒一閃,竟然變回了口不能言的狐狸原形。

以前是我太小看靳香了麼,她的能力竟然如此恐怖,能將一隻幾百年修行的狐狸精直接打回了原形。

變回狐狸的嚴素著急的一口咬在我的腿上,被靳香一腳踹過去,直接暈死了過去。

“你們若是再多言,跟她一個下場。”靳香對訛獸說道。

我從來見過如此冷冽氣場強大的靳香,她看著我,“孟笙,跟不跟我走?我會保證你的安全,絕對冇人傷害得你。”

“你要見的褚今許也在那裡。”她又說道。

我要見褚今許,我要問清楚!

“好,我跟你去。”

重卻皺著眉頭說道,“孟笙,這件事你想清楚,去了,可就冇有回頭路了。”

“什麼意思?”我連忙問道。

靳香冷冷的看著重卻,“重山君,超管部門的事輪不到你插手,我們所做的都是為了保護華夏和平,現在華夏和平的重擔子落在了孟笙身上,怎麼,你要阻止我帶她走嗎?”

“保護華夏和平就必要犧牲孟笙麼?”重卻說道。

靳香有些不耐,“我說了,我會保證孟笙的安全,她不會有什麼任何事,她去的目的是勸阻褚今許和魔君妖王動手,再說了,這和平的表麵上有多少犧牲,你難道不知道麼?”

“孟笙,如果你還想見到褚今許,就跟我走,時間來不及了,彆到時候後悔。”靳香對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