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褚今許突然像個老媽子似的在我耳邊碎碎念,“以後我要是冇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有多快就跑多快,千萬不要逞能,知道麼?”

我奇怪的看了一眼褚今許,“你為什麼會不在?”

褚今許再次彈了彈我的額頭,“你難道聽不出來嗎,我在給你打比喻,你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剛纔我說的話,你都記住了?”

我點頭,“記住了,我惜命的很,遇到搞不定的事情會先跑的,不用擔心我,如果實在跑不掉的話,你就來救我,好不好?”

“好。”耳邊傳來褚今許的應答聲。

我靠在褚今許的肩頭,聽著他在碎碎念,然而我就一直答應著,我唇角掛著淡淡的笑,我還真的不知道褚今許竟然有當老媽子的潛力。

眼看跨年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中心廣場開始慢慢的放起了煙花。

褚今許突然對我說道,“孟笙,奶茶不涼了,我記得你喜歡冰的,我去重新給你買。”

“現在嗎?可是馬上就要跨年倒計時了啊。”我說道,“而且沒關係的,我現在不喝也行。”

“我很快就回來,你就在這裡等我。”褚今許的語氣不容置疑。

我隻好說道,“那好吧,你一定要趕在倒計時前回來,你答應過我,我們要一起跨年的。”

“知道。”褚今許揉了揉我的腦袋。

隨後褚今許起身,他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後,身影一動像是一顆流星般朝著遠方的夜空中飛去,他的身影消失在了燦爛的煙花中。

我愣愣的盯著褚今許離開的方向,不知道為什麼,在他離開的那一刻,我的心就突然發慌,跳得特彆快。

“怎麼回事......”我捂著自己的胸口,輕聲呢喃。

冇事的,很快褚今許就會回來的,他的速度很快,不過買杯奶茶的距離,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

我一個人乖巧的坐在他的承淵上,我這才發覺,承淵劍的名字和魔君翊沉淵的名字讀音都是那麼相似。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不知道張望了究竟多少次,褚今許都冇有出現。

就在倒計時開始時,我感到身下的劍突然一沉,我以為是褚今許回來了。

“褚今......”許是還冇有念出來口,我便愣住了。

此刻坐在我旁邊的並不是褚今許,而是許久不見的重卻。

我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重卻,重卻率先開口了,“我老遠就看見你坐在這裡了,褚今許呢,他的承淵都在這裡,怎麼不見他人。”

我有些失落的低下頭,悶聲回道,“他說去給我買奶茶,可都去很久了,卻還是冇有回來,說好在倒計時前回來的。”

重卻笑了笑,說道,“那褚今許可真是太不紳士了,怎麼能丟下你一個人呢,我陪你吧。”

我趕緊擺手,“不用了不用了,褚今許可能是路上耽擱了吧,他應該肯定就會回來的。”

重卻的視線落在我的手上,他的臉色微變,眼中滿是詫異,“孟笙,你的手鐲呢?”

我老實回道,“褚今許今早拿走了,說我以後都不會需要了。”

“真的?”重卻有些不敢相信。

他視線盯著遠方有些若有所思,隻聽見重卻說道,“還真是奇怪,褚今許竟然會主動跟你解除血契,這可真是讓人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