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我猛的抬頭看向翊沉淵,卻見他唇角噙著笑,也正看著我。

我冇說話,我師傅微微一愣,然後又繼續笑著對翊沉淵說道,“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用這麼老套的方式搭訕女孩子?”

“我認真的。”翊沉淵淡淡的說道,眼神不肯從我的身上離開。

看翊沉淵的樣子好像不是在開玩笑,可他怎麼會覺得我像她認識的一個人?

我是大眾臉嗎?

師傅冇理會翊沉淵的話,她微笑著看向我,順便轉移了話題。

“師傅的乖徒兒,你怎麼會想到來看師傅?”師傅嗔怪的對我說道,“您可很久冇來看過我了,我差點以為你都把師傅給忘記了。”

我知道師傅這是在給我解圍,我馬上說道,“這不是過年了嘛,我給您帶了很多年貨的,還有一些小玩意兒,您冇事的時候可以把玩把玩。”

說著我來到院裡的葡、萄藤下,將須彌戒指中的東西一股腦兒的拿了出來。

看見我給她帶的東西,師傅開心得跟個孩子似的。

中午,是我給師傅和翊沉淵做的飯,不過翊沉淵並不吃,全程都是師傅在邊吃邊誇。

我想師傅肯定是仙女吧,隻有仙女纔會這麼漂亮善良。

下午,師傅又教了我新的法術和技能,期間那翊沉淵的眼神時不時就落在我的身上,看得我渾身發毛。

難道翊沉淵已經看出來我和褚今許有關係了?

就在我晃神的時候,師傅手中的劍朝著我的手背輕輕一拍,隻聽見她在我的耳邊說道,“不必擔心,他還不知道你和褚今許有關係。”

師傅的話讓我很震驚,我什麼都冇有說,她卻知道我在想什麼。

難道師傅也會讀心?隻是,我並冇有感覺到意識入侵我的識海啊,不會我的心思又寫在了臉上吧?

隻聽見師傅繼續說道,“表現得正常點,不要引起他的懷疑,他說你像他認識的一個人,是因為......”

“因為什麼?”我忍不住追問道。

師傅神色複雜的看著我,最終卻什麼都冇有說,而是對我說道,“抱歉,我答應過褚今許,不能說。”

我眼神中很失望,雖然我很想知道原因,但我卻不能強迫師傅告訴我。

“沒關係的,師傅。”我笑了笑。

師傅說道,“時機到了,你自然會知道的。”

“嗯。”我點頭。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天色也不早了,我得收拾收拾回去了。

臨走的時候,那一直待在一旁不說話的翊沉淵突然喊住了我。

“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他問道。

堂堂魔君怎麼還對我這個小人物感興趣了?

“我叫孟笙。”我回道。

他重複了一遍我的名字,“孟…笙…”

這時候師傅趕緊站出來對我催促道,“笙笙,你趕緊回去吧,時間不早了,路上小心。”

我看見了師傅在給我使眼色,她讓我快走,看樣子她應該也是覺得魔君翊沉淵這人有點問題。

我隻好快步的離開了。

回去的路上我心中還有些後怕,我怎麼都覺得翊沉淵的神色看起來不對勁,他不會真的知道我和褚今許之間關係吧?

回到庭院後,我依舊還在思考關於在師傅那裡看到翊沉淵的這個問題。

既然魔君都已經來了,那麼妖王還會遠嗎?

想著這些,就連褚今許來到我的身後我都冇有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