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我又喊了褚今許一聲,還忍不住跺了跺腳。

可我隻聽見他的腳步聲,卻看不見他的人,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

“你到底說什麼了啊,什麼生生世世?什麼相遇?”我著急的問道。

這種感覺真的太折磨人了,我明明知道他對我說了很重要的事情,可是他就是不說清楚!

這事擱誰身上都很生氣的好吧!

我生著悶氣,繼續跟著褚今許走了一頓路,直到前麵出現了一扇門,門那邊是亮光。

“穿過這扇門就到了。”褚今許的聲音響起。

我冇有回話,隻是默默的跟在褚今許的身邊。

穿過了這扇門之後,麵前的景色果然是豁然明朗。

其實這裡的天色並不明朗,但是對比剛纔那黑漆漆的通道,可不就明亮很多嗎?

大街上還是來來回回的行人們,穿著各個朝代衣服的人都有,有豐胰的唐裝美人,還有帥氣的飛魚裝帶刀美男,有穿著藍色校服拎著皮箱的民國學生,也有拿著各種先進電子產品的現代小開。

明明他們都是不同朝代的‘人,,可在這裡他們待在一起卻無比的和諧。

“褚今許,是不是人死後都會到這裡來,我要是死了也會來這裡嗎?”我好奇的問道。

褚今許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不會死。”

他這話說得,雖然愛聽,但我覺得這不現實。

人哪有不死的呢,即便我現在有了靈力,身體強壯了一些,最多也就比普通人活得久一點,不死怎麼可能呢。

“我是人,是人就會死的。”我輕聲回道。

褚今許扭頭看向我,由於他個子很高,隻能垂眸看著我,“我說你不會死。”

他說得很認真,似乎不像是在開玩笑。

“可人都會死的。”我反駁道。

然而褚今許此時的眼神比剛纔還要嚴肅,他盯著我,讓我覺得心裡有點發虛。

“孟笙,我不會讓你死。”他說道。

我不知道褚今許怎麼在這個時候這麼認真,但我覺得此時我應該迴應褚今許的這番話。

“好,你不讓我死,那我就不死。”說完我朝著褚今許齜出我的兩排大白牙。

他的這話我肯定愛聽了,至少以後對我冇威脅了。

不過,他不讓我死,估計是和血契有關吧。

這次我們路過醉欲樓麵前的時候,裡麵的半老徐孃的老闆娘還出來招呼褚今許進去,但被褚今許直接擺手拒絕了。

老闆娘還想在勸褚今許的,但是在看到他那冰冷的眼神後,他也隻能乖乖閉嘴了。

我抓著褚今許的衣袖,抬頭看向他,這褚今許都冇有龍鱗了,咋還敢這麼囂張,這個世界的‘人’一看都是不簡單的那種,他也不怕被圍攻嗎?

“褚今許,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我誠心的發問。

褚今許,“這是魍魎城,死後不肯投胎的人都會來這裡。”

“死了可以不投胎麼?”我驚訝的問道。

褚今許一笑,淡淡道,“可以,不過入這魍魎城可是有代價的,要在這裡長期的待下去,那得對魍魎城有貢獻,不然你以為隨便哪個孤魂野鬼都能留在這裡?”

“原來如此。”我輕聲的回道,“那你怎麼可以隨意出入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