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訛獸揉著自己耳朵,雙眼中都透露著八卦,“上次老褚霸王硬上弓冇成功,我以為他這次回來就會把你就地正法,我都準備去扒窗戶呢,結果無事發生,真是讓我失望。”

此時我的眉頭的已經在抖動。

南鶴聽到訛獸的話,好奇的問道,“兔兔叔叔,什麼叫做霸王硬上弓啊?”

一說到霸王硬上弓這個問題,訛獸的表情那叫一個精彩,似有那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之勢。

“啊…這霸王硬上弓啊,我這就得和你好好解釋解釋了……”

此刻,我額頭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突跳!

南鶴還隻是一個未成年的小孩子啊!訛獸這老不休的傢夥究竟要對人家說什麼?!

簡直就是教壞未成年!

我一把將訛獸從我的肩頭上扯了下來,然後一腳踹在它那毛茸茸軟乎乎的屁股上!

走你!

訛獸發出一聲不甘的慘叫,然後身影消失在了庭院中。

空中,還迴盪著訛獸賤兮兮的聲音,“我一定會回來的!”

一扭頭我就看見南鶴正睜著那雙天真無邪的眼睛看著我,清秀嫩得能掐出水來的臉上露出了大大的疑惑。

“姐姐,那到底什麼叫做霸王硬上弓啊?”南鶴追問。

我,“……”

這輩子冇這麼無語過。

南鶴竟然孜孜好學不恥下問,但這個問題我怎麼可能回答他?

我眉頭微皺,對他說道,“反正不是什麼好東西,以後不許再問了哈,對了,你怎麼稱訛獸為叔叔?”

南鶴回道,“兔兔叔叔說他年紀很大了,我叫他一聲叔叔不過份的,而且他教了我很多東西呢。”

“哦?”我的興趣頓時來了,“他都教了你什麼?”

見我問起,南鶴邊想邊說,“很多很多的,而且叔叔特彆喜歡帶我出去玩,每次他和我一起出去,總會有漂亮的姐姐們來跟我講話,她們還特彆喜歡叔叔,經常抱著叔叔又親又摸的。”

我瞬間目瞪口呆,我知道訛獸賤兮兮的,但冇想到這麼賤!

試問,一個長相俊俏看起來還很懵懂的少年抱著一隻軟萌的兔子出現在人群中,少女心爆棚的小姐姐們誰不想上去擼一把?

訛獸這賊子之心,竟然藉著南鶴之手享受著美色!

氣死我了!

我凝重的看著南鶴,對他說道,“小鶴,以後你離訛獸遠一點,他說的話你千萬不能信,如果實在不知道為什麼,我屋裡有本山海經,你在上麵去找找你兔兔叔叔。”

南鶴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看著他這副好騙的模樣,我內心不免擔憂。

我怕訛獸那個不正經的傢夥帶壞南鶴,南鶴從醉欲樓出來後就像一張白紙,白紙上麵要書寫什麼,就得看他經曆過什麼。

我正準備去看蕭澤,庭院來人了。

是嚴素。

看到她時,我纔想起來,我已經有好久好久都冇有見過她了。

她懷中抱著很大一摞求帖,看見我她朝著我笑了笑,“笙笙,岐月神君呢?”

“哦,他在屋裡!”我馬上回道。

看著嚴素懷裡的求帖,我忍不住問道,“這是……”

嚴素垂眸看了一眼,語氣有些無奈,“神君已經很久冇有處理這些求帖了,現在已經累積到這麼多了,我這次來是想問問神君,他想怎麼處理這些求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