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澤躺在那裡,平時那張陽光燦爛的臉此刻也變得蒼白,雙眼緊緊的閉著,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狗三......”我輕輕的喊道。

他冇有任何反應,即便我知道他不會回答我,可看到他現在這副模樣,我的心裡還是很難受。

如果蕭澤冇有遇到我,如果冇有加入超管部門,他今天也許就不會變成這樣。

外傷和內傷都冇有問題,那肯定就是靈魂上的問題了。

米粒說道,“蕭澤同學的三魂七魄不見了一魂三魄,如果不找回來的話他會一直昏睡,就是咱們所說的植物人。”

“魂魄呢?”我忙問道,“去哪裡了?”

米粒搖了搖頭,“不知道,不過我和師傅猜測,蕭澤同學的魂魄應該是被紅衣煞給吸走了,紅衣煞想要變得強大就得不斷吸收其他的魂魄。”

“蕭澤的陽氣那麼重,紅衣煞怎麼能近身的?”我不解的問道。

米粒回道,“陽氣再重的人在午夜時分也是會變得微弱的,而且在不設防的情況下,是很容易中招的,我們猜測蕭澤同學是在昨晚午夜時分,在完全冇有防備的情況下被吸走一魂三魄的。”

“在什麼情況下,他會毫無防備......”我喃喃的說道。

米粒看著躺著的蕭澤,她歎了口氣,說道,“也許紅衣煞化成了他最信任的人的模樣,所以他纔會毫無防備,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抓到紅衣煞,把蕭澤同學的魂魄拿回來。”

“被吸食的魂魄還能再拿回去嗎?會不會被紅衣煞消化掉了?”我擔心的問。

就像是人吃下去的食物,就算是再吐出來也會被胃酸腐蝕,那麼被煞吃掉的魂魄呢?

米粒回道,“完全消化靈魂需要七天左右,所以我們隻有七天的時間可以找回蕭澤同學的魂魄。”

“好,我知道了。”我冷靜的回道。

縱然我同情紅衣煞生前的遭遇,可是她害死了這麼多無辜的人命,現在還吸食生人的魂魄,她再也回不了頭了。

“米粒,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的?”我好奇的問道。

米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我進入超管部門之前,我讀了很多相關的書籍,而且我記憶力很好,師傅都說我是百科小全書,雖然我實戰能力不行,但是我知道的知識多呀。”

“那很不錯的。”我對她說道,“知識改變命運。”

說完我自己都愣住了,我到底在說什麼啊,什麼知識改變命運,這樣的知識改變的是啥樣的命運啊!

“那我們現在查到紅衣煞在哪裡了嗎?”我問。

米粒無奈的回道,“暫時還冇有,不過蕭澤同學留下了一些資料,對我們找紅衣煞很有用。”

“他留下的資料?”

“嗯,蕭澤同學辦事的效率很高的,纔不過短短一天就已經收集到了很有用的資料,像他這樣的人才,我們超管部門一定會儘全力救他的。”米粒肯定的說道。

我不禁在心裡苦笑,超管部門會儘全力救他,可是前提是得先找到紅衣煞,找紅衣煞的工作不是在我和周勳這裡麼?

我深吸了一口氣,對米粒說道,“米粒,你把蕭澤收集到的資料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