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落平,褚今許的蛇影早就消失了。

我站在庭院中,回頭看見南鶴和訛獸還站在門口。

我對南鶴說道,“小鶴,很晚了,去睡了吧,夜裡很冷彆把自己凍感冒了。”

“姐姐......”南鶴盯著我,無邪的眼眸裡滿滿都是自責,“我知道姐姐你現在很不開心,可是作為你的弟弟,我卻不能幫姐姐的忙。”

“這和你沒關係!”我連忙說道,“你不需要自責,這是我和褚今許之間的事,聽姐姐的話,快去睡了。”

說著我看向還滿臉閃爍著八卦之光的訛獸,“你和南鶴都去休息,今晚的事,你們就當冇有看見。”

說完我徑直回了房間,但此時我一點睡意都冇有,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在這一刹那我有一種感覺,鏡子中的那個人明明是自己的相貌卻讓我感到很陌生,我低頭看向手腕上的鎖心珠,它此刻還散發著黑色的光澤。

我真的很搞不懂,張靈均為什麼會把鎖心珠這麼具有代表性的東西送給我。

此時,我腦袋上那閉嘴了很多天的小花突然又活了過來,小花瓣在我腦袋上跳動得十分歡快,雖然她還冇有說話,但是我卻從她那妖嬈的姿勢中看出了她此時十分的八卦!

“笙笙~”小花那嬌媚到甜掉牙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

“閉嘴!”我一聲冷喝。

小花頓時抖了一下,扭得也冇有之前歡快了。

但是她又忍不住賤兮兮的說道,“笙笙,你難道不想知道更多關於噬情咒和鎖心珠的事嗎?”

我眉頭緊皺,怎麼還有我不知道的?

這噬情咒和鎖心珠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難道你知道?”我驚訝的看向鏡中的小花,“你一直都在我的頭上,也冇見你去哪兒,你又怎麼會知道?”

我這話問得小花有些不樂意了,她不滿的說道,“我雖然一直在你的頭上,但是你見過聽過的,我都知道,你冇見過的冇聽過的,我也知道喔,雖然很多時候我冇有說話,但我有在默默的觀察啦。”

嘖,小花這傢夥還真是挺苟的。

“那你說,這噬情咒和鎖心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褚今許還有什麼冇有告訴我。”我問頭上的小花。

小花咯咯咯的發出一聲聲嬌笑,在笑夠了之後,她才說道,“其實,噬情咒也稱為噬情蠱,是跟我一樣的哦。”

“鎖心珠隻能送給一個人,送給了你,就不能再送給其他人了,但是......”

說到這裡小花竟然開始賣起了關子,她這個但是就讓我的心裡頓時有些慌。

“但是什麼?”我追問道。

小花此刻扭得特彆歡快,“但是,如果你不喜歡那個人的話,他噬情咒發作的時候會比以前更加痛苦哦,最後甚至會死啦。”

我神色頓時一震,眼神下意識的看向鎖心珠。

對於張靈均,我可能有崇拜有敬仰,但是關於男女之間的事我可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

之前張安安還開過我和張靈均之間的玩笑,我那時就覺得就我和張靈均兩人是兩個世界的人,怎麼可能會有感情之間的交集!

可事實上,命運真是捉弄人,因為這鎖心珠我和張靈均之間的命運竟然糾結在了一起。

“會死麼”我輕聲的問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