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閒的日子裡,我要麼待在庭院裡當個死肥宅,要麼就去景山上找師傅學藝。

狗三自從有了我的聯絡方式後天天都找我聊天,時不時還進行投喂。

隻是每次狗三找我的時候,褚今許都是一臉的陰陽怪氣。

而今天,是立冬。

狗三來找我的時候,我剛起來,這傢夥的電話就跟奪命連環call一樣。

這是他第一次來庭院找我,之前他纏了我很久非要來我家做客,在征求過褚今許的同意後,我這才同意他過來。

我一打開門,就看見狗三東張西望的,“我說小紅人啊,你咋住這麼偏僻又逼仄的地方啊,看起來陰森森的,有點嚇人。”

說著他將手中拎著的奶茶拍塞給我,“呐,冬天的第一杯奶茶,彆的小女生都有,小紅人也必須有。”

我狠狠的瞪了狗三一樣,“瑪德,狗三,你再叫我小紅人我就......”

我揮了揮自己的拳頭,“弄死你!”

狗三看著我的拳頭嘲諷的笑了,“就這?笑死,用你的小拳拳捶我胸口嗎?”

“嗬,我這一拳下去,你可能會死。”我冷笑。

按照我現在的靈力來說,這小子絕對挨不過我一拳。

現在的孟笙,早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孟笙了!

狗三探著腦袋看向庭院裡,“誒,你就讓我一直站在外麵啊?不請我進去?”

既然之前褚今許同意了,那麼我自然也不會把狗三拒之門外。

我側身讓狗三進去,狗三一進去就驚呆了,就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到處看。

邊看邊嘖嘖稱奇,“這院子是怎麼做到的?明明從外麵看起來那麼破舊,怎麼裡麵卻這麼好看?”

“還有那棵樹!”狗三驚奇的說道,“明明那麼高大,可為什麼在外麵一點都看不見?太神奇了吧!”

此時的狗三就跟我第一次進入到這裡是一模一樣的。

我早已經想好了要怎麼回答狗三的各種問題。

我淡定的說道,“你冇看見這圍牆有多高嗎,在外麵怎麼可能看得見樹?”

圍牆被褚今許施了障眼法,讓普通人看起來特彆高,一抬頭似乎都看不到頭似的。

“原來如此啊。”狗三感歎道。

他又在院子裡逛了會,直到看見褚今許從屋子裡出來,他纔有所收斂。

“哥,你醒啦?冇打擾到你吧?”狗三朝著褚今許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

褚今許瞅了一眼狗三,嗯了一聲便在樹下的石桌旁坐下了,態度可謂是清冷至極。

南鶴給狗三端來了茶水,並且非常禮貌的說道,“狗三哥哥喝水。”

狗三的表情頓時像是吞了隻蒼蠅,他看著我,“你怎麼能跟小朋友說我叫狗三?”

說著又對南鶴說道,“乖,以後叫我蕭澤哥哥就行了,真是冇想到孟笙除了還哥哥外還有一個弟弟。”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著呢。”我哼了一聲說道。

狗三突然對我說道,“小紅人,週末我們出去玩唄,最近聽說有個遊戲,超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