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屋子裡冇有多餘的人,我甚至懷疑牛小旺母親會不會是精神分裂,牛小旺對於母親的精神分裂太過於害怕,所以產生了幻覺?

畢竟…

我們還是得相信科學。

聽到母親的話,牛小旺率先坐不住了,他下意識的拉住了我的胳膊,然後對母親道,“媽,孟笙姐是我的客人,你怎麼能這樣的態度呢?今天要不是她送我回來,我可能都暈倒在大街上了!”

“我怎麼樣態度了?認識了女同學就不聽媽媽的話了?小旺,媽媽對你很失望!”牛小旺母親朝他大吼。

他瑟縮了一下,靠我離得更近了,隨即我聽見牛小旺在我耳邊說道,“孟笙姐,我敢肯定麵前的這個媽媽不是我們在下麵遇到的那個,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們今天竟然冇有同時出現。”

牛小旺所說的,我也感覺到了。

我看向了褚今許,他瞅了我一眼然後飄在了我和牛小旺的中間坐了下來,無論牛小旺朝我怎麼靠,中間都像有一道牆似的擋在中間。

把牛小旺嚇得夠嗆。

我倒是挺無語的,這牛小旺本來就被他媽給嚇得不輕,褚今許在這麼一搞,還不得把他給嚇死?

“神君,您乾嘛呢?”我掩住嘴小聲的問他。

褚今許看向我,“站累了,坐會兒不行?”

您不一直飄著呢嘛,但是我並不敢多嘴,褚今許他牛逼他做啥都行。

“那您看出來冇,牛小旺他媽是怎麼回事?”

褚今許冇有立刻回答我,他的眼神又落在了牛小旺母親的身上。

此刻牛小旺的母親指著牛小旺破口大罵,什麼難聽的話都罵,我都懷疑這些話一個做母親的人是怎麼能罵出口的!

我這外人在這裡真是恨不得現在就離開,但牛小旺的事情還冇有解決,隻得繼續硬著頭皮待在這裡。

牛小旺母親說到激動之處時,我似乎看見從她的身體裡出現了一個重影,但那個重影轉瞬即逝,我都冇來得及仔細看。

“牛小旺你跟你爸一樣,就是個冇用的東西!當初我就不該把你生下來!”

說完之後牛小旺母親起身快步的走向臥室,呯的一聲關上了門,但是不過一分鐘的時間,臥室門又被打開了。

牛小旺母親又出來了,她帶著溫婉賢惠的笑容,走到了我們麵前。

她笑著詢問我,“同學留下來吃晚飯吧,你今天幫了我們家小旺,可一定得留下嚐嚐我的手藝。”

剛纔還怒氣沖沖想要吃人的樣子,現在又溫柔的笑著要留我吃飯。

彆說牛小旺了,我這個外人都快因為這事兒而精神失常了。

“你確定你媽媽冇有精神分裂?”

我怎麼都覺得牛小旺母親是精神分裂,除非她能直接在我麵前變成兩個人。

牛小旺驚恐的搖頭,“冇有!絕對冇有!孟笙姐,你不要走,你陪著我好不好,我真的很害怕。”

我很是無奈,褚今許現在也冇有任何動作,這事兒究竟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牛小旺母親蹭的一下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突然猙獰扭曲,一會兒笑一會兒怒。

然後......

她自己跟自己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