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惡靈是為了吞噬少女的靈魂,那黃瑩瑩的靈魂是怎麼從它手中逃脫的

這點很是奇怪,之前我還冇有仔細想過,經過剛纔張靈均這麼一提,我才恍然大悟。

“要想知道什麼,把惡靈從畫中放出來不就行了。”褚今許說道。

我麵上不禁有點小尷尬,之前惡靈都是被古畫自己給捕捉進去的,現在要放出來的話,我自然不知道方法的。

然而就在我腦袋裡這麼一想時,那抹紅光再次從我的手臂上飛出,光裡包裹著一團黑氣。

一時間我都愣住了,好像我在想什麼,古畫都知道似的。

那時當惡靈要逃跑的時候我也在想,要是能把惡靈抓住就好了,紅光就出現把惡靈抓住了,現在也是,我在想把惡靈放出來,這紅光就裹著惡靈出來了。

還真是神奇。

那惡靈剛一出現,張靈均就動手了,一張符紙從他的手中扔出,準確無誤的貼在了惡靈的身上,一貼上符紙那團黑氣就再也不動了。

我震驚於之前那凶神惡煞的惡靈竟然就被張靈均的一張符給鎮住了。

而且張靈均扔符的那動作也太快太穩了吧,對比之下我簡直就是個廢物!

張靈均大手一揮,惡靈便不受控製的朝著他飄了過去。

隨後他又將黃瑩瑩放了出來,黃瑩瑩在看到惡靈之後,整個魂體都在瑟瑟發抖,她躲在張靈均的身後都不敢出來。

“害怕?”張靈均問黃瑩瑩。

黃瑩瑩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看見他的那一刻有一種從心底裡升起來的恐慌。”

“是麼......”張靈均看著麵前的惡靈若有所思。

惡靈雖然被符紙封印不能打動彈,但是他卻可以說話。

一團黑氣在空氣中湧動,裡麵傳出來男人詭異的聲音。

“張天師,有人讓我替你帶句話。”

惡靈的話讓我們幾人都是一愣,惡靈竟然認識張靈均?

張靈均都忍不住意外的看著惡靈,“什麼話?”

惡靈的聲音越發的詭異,“他讓我跟你說,當今年冬天下第一場雪時,萬物凋零,我們將會久彆重逢。”

“桀桀桀——”說著惡靈尖聲笑了起來,“闊彆重逢之際,你要怎麼麵對?張天師?”

說完,貼在黑氣上的符紙突然竄起一撮火苗,黑氣湧動的惡靈頓時消失在我們麵前,乾乾淨淨無影無蹤!

什麼鬼?!惡靈怎麼會消失了!?

我看向張靈均,一向淡定的他臉上也出現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不過很快他便恢複了淡然的表情。

褚今許在愣了一下,揶揄的說道,“惡靈都能在你麵前直接逃跑了,我看你也不過如此嘛,張天師。”

我趕緊瞪了一眼褚今許,“褚今許,這種時候你就不要說風涼話了!”

黃瑩瑩此時正伸著腦袋到處找著惡靈的身影,見惡靈真的不見了,她才從張靈均的背後飄了出來。

“嚇死我了,嚇死我了,那個東西給我的感覺比張天師還要恐怖。”黃瑩瑩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

我估計現在的張靈均比我還要疑惑,惡靈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又是幫誰帶的話?

而且,它為什麼能把貼在身上的符給燃燒了,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