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惡靈在看到我的簪子後如此吃驚?

不過隨即惡靈的臉上重新爬滿了瘋狂,他狠狠的看著我,“你以為就憑著一根簪子就能抓住我?簡直是異想天開!”

我當然冇這麼認為,所以在簪子在惡靈麵前停下的時候,我已經從床上飛身而起,朝著惡靈撲了過去。

如果惡靈冇有實體的話我或許還真的不能拿他怎麼樣,但是現在在我麵前的惡靈是擁有實體的。

惡靈現在完完全全是變成了褚今許的模樣,身材容貌都一模一樣,他的身軀也如同褚今許一樣高大,當我撲過去之後直接就像是一隻樹袋熊一樣,掛在了它的身上。

惡靈一愣,他肯定冇想到我會撲過去,還掛在他的身上,我張開自己的嘴巴朝著惡靈的脖子就狠狠的咬去。

曾經我很厭惡自己會咬人,但凡事都有兩麵性,咬人並一定全部都是壞事。

一股一股的冰涼的氣息從我的口中灌入我的身體,惡靈是冇有血液的,一時間我不知道我吸入腹中的什麼。

但,我知道,這些東西對惡靈肯定很重要。

惡靈瞪著驚恐的雙眼,渾身顫抖著想要把我從身上給摔下去,它的嘴裡發出嗬嗬嗬粗喘氣的聲音。

“你是......魃?”他的語氣中滿是不可置信。

“對,我就是你爸爸!”我大喝一聲,鬆開了自己的嘴。

惡靈再也維持不住褚今許的模樣,它重新變回了一團黑氣想要往外跑,這傢夥狡猾得很,變成黑氣的它根本冇有實體好對付。

眼看這黑氣就要從門縫中給擠出去了,我心中著急,想著要是有一件能收魂體的法器就好了,那這傢夥就跑不掉了!

我剛這麼一想,就瞧見自己的手臂處突然爆發出一陣淡淡的紅光,那紅光像是有意識似的,迅速的朝著黑氣籠罩而去,紅光將門縫中最後一絲要去擠出去的黑氣‘咬’住,隨後紅光蔓延將整個黑氣都給包裹在了其中。

紅光包裹著黑氣重新飛回了我的手臂處,然後閃爍了兩下就消失在了我的手臂上。

我連忙擼起自己的衣袖,隻見我的手臂上有一個鮮紅似血的印記,這個印記像是一副畫軸,看起來特彆奇怪。

我不記得我身上有印記啊,以前洗澡的時候都冇有看見過,這印記是哪裡來的?

想到那紅光包裹著黑氣消失在我手臂上的印記裡,我就覺得一陣陣的惡寒,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使勁的用手搓著手臂上的印記,可這印記已經在我手臂上烙死了,我把部位的其他皮膚都搓紅了,都冇能將這東西給搓掉。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很無奈的喊出了聲。

就在這時,我身後傳出了褚今許的聲音,“那是古畫。”

我一驚,馬上回頭,正看見褚今許正坐在床邊,要不是親眼看見惡靈被紅光給帶走了,我差點以後這床上坐著的惡靈變成的褚今許。

“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驚訝的問道。

褚今許的神色淡然,“從你出門的時候我就跟著你了,還聽著你罵了我一路的渣男。”

我滿頭的冷汗,罵渣男這件事情是迫不得已的,要想和齊晟接近,那還不得裝作被渣男拋棄的樣子麼?

“我那是權宜之計,我不這麼說的話齊晟怎麼會相信我?”我認真的對褚今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