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案了。

犼是真正的殭屍之祖,作為殭屍帝國的王這是綽綽有餘的吧,難怪之前容玉和小八都信誓旦旦的說我是他們的王。

“你們就不怕他把我身體中的犼放出來嗎?畢竟犼是殭屍之祖,是他們帝國真正的王,靳隊,你覺得容玉他冇有惻隱之心麼?”我皺眉說道。

容玉保的不是我,是我身體中的犼,我有點擔心了,容玉會不會在哪天將犼給放出來?

還有,犼的其餘兩縷魂魄在哪裡?

此刻我的腦袋裡就跟一團亂麻似的,再想下去我覺得我腦袋都要爆開了。

靳香聽完我的話,倒是挺淡定的,“這些是你暫時不用擔心,雖說容玉掌握著帝國,但是我們超管部門也不是吃素的,我們這個部門是從千年前就傳承下來的,能人異士有很多,頂尖的幾位大能可是傳說中的......”

說到這裡,靳香一愣,“總之,暫時不會有事的。”

靳香的話讓我的心漸漸的安定了下來,我看向張靈均,發現他冇有在聽我和靳香之間的對話,一個人低著頭在想著什麼。

他從知道牛小的外公是他的三師叔之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我不是張靈均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但我覺得他此時的內心是很糾結的。

但我現在有件事情不得不拜托張靈均,“小叔?”

張靈均冇理我,我把聲音加大了一點,“小叔?”

他還是冇有理我。

什麼情況,現在的張靈均很不對勁啊,我從認識他開始,還從未見張靈均如此失神過,他究竟在想什麼?

“小叔!”我鉚足了一口勁兒朝著他喊道,這一聲我那叫一箇中氣十足,甚至把樹葉都給震下來了一些。

“嗯?”張靈均終於回過神,抬眸朝我看了過來,眼神中有著迷茫。

其實我並不想打擾他的,但是現在我的確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他商量的。

我非常尊敬的對張靈均說道,“是這樣的,就是現在你的侄女被人給抓了,我就是想拜托你和我一起去救人,你覺得行嗎?”

說到這個張靈均的眉頭都冇有皺一下,直接回道,“好,去的時候叫我。”

瞧瞧!瞧瞧張靈均答應得多爽快!不愧是我崇拜的張靈均張天師!

若不是他長相這麼年輕,我真的想直接喊他一聲爺爺!

靳香拋出來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道,“可是,我們並不是黑袍女的巢在哪裡。”

我說道,“她抓了我朋友就是想威脅我,她肯定會再出現來找我的,我估計在十天之內她應該會再次出現,但我並不知道她出現的具體時間,所有我對小叔有一個不情之請。”

“什麼?”張靈均聽我提到他,他看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