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現在就是找不到他們!真是急死我了!

“褚今許,你快看看訛獸,他傷得很重!”我抱著訛獸跑到褚今許的身邊。

褚今許此時站在院子中,表情冰冷的看著一片狼藉的庭院,他正在用靈力恢複那株銀杏樹,見我抱著訛獸跑了過來,他將訛獸接了過去。

散發著靈力的手覆蓋住了訛獸,奄奄一息的訛獸在此刻睜開了耷拉著的雙眼,看到是褚今許,他艱難的開口,“老,老褚,你回來了。”

“誰乾的?”褚今許冷聲問道,他的語氣比任何時候都要冷。

我知道,此刻的褚今許很生氣很憤怒。

訛獸費力的抬起眼皮看向我,我整個人一僵,訛獸看我做什麼,我一整天都和褚今許在一起,難道還能是我做的不成?

也不知道到了這麼危急的時候,訛獸會不會撒謊?

褚今許一頓,問道,“你的意思是那個人和孟笙長得一樣?”

什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破壞庭院的人,就是之前我在私立高中遇到的那個女的,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那個女的!

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女人,會和我長得一樣,我們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就在此時,訛獸繼續艱難的開口,“不......是兩個......”

“兩個和孟笙長得一樣的人?”此時,連褚今許都不淡定了。

“是。”訛獸的肯定回道。

我驚恐的看著褚今許,“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褚今許沉著臉,邊給訛獸治傷邊說道,“我當然知道你不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能理解為什麼她們能進入到我的庭院了。”

“什麼意思?”我問道。

被治療的訛獸終於能正常講話了,它替褚今許回道,“整個庭院都是有禁製的,如果不從裡麵打開的話,外人來是絕對無法進入的,當時是你的朋友,張安安去開的門。”

“我想,張安安肯定是把那兩個女人當成你了。”

這麼說的話倒是能解釋通了。

可現在張安安和南鶴都不見人影,我問訛獸,“安安和小鶴是不是被她們抓走了?”

“嗯。”訛獸點頭,“她們來這裡好像是來找什麼東西的,抓走張安安和南鶴可能是逼你們交出某種東西。”

訛獸的這話更是讓我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她們來這裡找東西,找什麼?

我是冇有什麼寶貝的,那麼他們隻能是來找褚今許的寶貝的!

我現在急得不行,卻也冇有辦法,我隻得強迫自己冷靜,她們既然抓走了張安安和南鶴,那就肯定會再聯絡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