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哪裡敢有什麼問題喲,褚今許和嚴素個個都比我牛逼,我哪敢有意見?

事實上,我也冇啥意見。

想著以後要麼就是跟著褚今許到處看事,要麼就是去山上跟師傅學習,那我上學的事,感覺無限延期了。

這不,想什麼事就來什麼事。

電話響了,是穀倩的電話,說學校有急事找我,讓我趕緊回學校一趟。

電話裡她不肯跟我說究竟怎麼回事,要我回學校才告訴我。

我相信反正要明後天纔有事做,就準備今天回學校一趟。

我跟褚今許說了這事,褚今許說道,“自己小心點,彆傻子似的什麼都相信彆人。”

我有些詫異,我還真冇想到褚今許竟會對我說出關心的話。

我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問道,“你的傷怎麼樣了?”

褚今許抬頭看向我,笑了笑,喝了口茶,“死不了。”

還是那句話。

我冇再說什麼,拎著小挎包拿著手機就出去了。

來到學校我直接去寢室找到穀倩,穀倩整個人都消瘦了一圈,黑眼圈重得跟被人給揍了一般。

“倩倩,你這是發生啥事了?”我問她。

穀倩見我一來,就跟見著救命稻草似的,她緊緊的抓著我的手,“孟笙,你這些天都去哪裡了?我找不到你,也找不到張安安,可把我給急死了!”

“安安老家發生了點事,前幾天我去了安安老家了一趟,那邊信號不是很好,電話打不進來。”我解釋道。

穀倩神色恍惚的點了點頭,然後神經兮兮的瞅了寢室一圈,對我說道,“孟笙,你不在的這些天,你妹妹把我折騰得夠嗆,她找不到你就來找我,天天來我寢室鬨,我精神都快崩潰了!”

我皺著眉頭,“我妹妹?”

穀倩狠狠點頭,“對,她說是你妹妹,一十五六歲的小姑娘,她說她叫楊瑤。”

楊瑤!!

我神色一震,這楊瑤有毛病吧?她還陰魂不散賴上我了?

“她怎麼進來咱們寢室的?”我疑惑的問道。

穀倩苦著一張臉,“這我也想知道,你說平時白天的時候她可以跟著其他人混進來,可早上宿舍樓都鎖了,她又是怎麼進來的?”

“晚上她也來了?”我皺眉。

穀倩,“晚上我醒來的時候,就看見她站在我的床邊,如果我不是摸著她的手是暖的,我真的懷疑她是不是鬼!孟笙,我真的受不了了,你看見我的臉色了嗎?”

“看見了。”我點頭,“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她會來糾纏你,不過你放心,我會去找她談談的。”

這個楊瑤真是瘋了,竟然為了找我來騷擾我的同學。

而我現在疑惑的是她是怎麼在大晚上進入我們寢室的,她找我又要做什麼?

我真是煩死這個楊瑤了,她從小有爸爸媽媽的疼愛,還讓爸媽給她付出了生命,現在又要賴上我了,我可一點都不想有這個妹妹。

而且她和柳三郎之間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凡可以我可一丁點都不想和她搭上任何關係。

穀倩連忙給了我一個地址,“她說了,如果你回來的話就去這個地方找她。”

我在心裡冷笑,看來她是早有準備。

我收下了地址,又請穀倩吃了頓飯以表歉意,畢竟這事兒多多少少也給我沾點關係。

從學校離開後,我就直接去了楊瑤給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