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很喜歡戴首飾那些。”我拒絕了。

我媽視線定在了我的手鐲上,“你這不是戴著手鐲嗎?瑤瑤的日子不多了,那是她對你的一片心意,媽媽希望你下次來看瑤瑤的時候,能戴上她送給你的項鍊。”

我猶豫了,但在我媽的眼神祈求下,我隻好點了點頭。

“我就知道笙笙還是愛妹妹的,你是媽媽的好孩子。”我媽感動的說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是不是就不是好孩子了?

我不再說話,轉身離開了,我怕再多待一會兒就會多嫉妒楊瑤一分,從我見到我爸媽和妹妹開始,他們就在用行動告訴我,他們有多愛楊瑤。

我就會覺得這些年我的存在對他們來說有多可笑。

可今天我媽不顧危險的救了我,讓我覺得可能我們之間並冇有那麼糟糕。

這樣的話姥姥百年歸世後我就不再是一個人了。

從醫院回來後我就回了學校,我先回了寢室一趟,寢室裡三人都在,隻是氣氛讓我覺得有點詭異。

因為此時張安安和穀倩正抱在一起瑟瑟發抖的盯著秦嫣。

見我回來,張安安和穀倩立馬朝著我奔了過來,兩人一人一邊把我給緊緊摟住。

“孟笙!你終於回來了,我們都快被嚇死了!”張安安激動得臉都好紅了。

穀倩雖然冇有說話,但把頭點得跟搗蒜似的。

我大概能猜到她們在害怕啥,我很是無奈,她們害怕其實我也害怕啊!

“你快看秦嫣!”張安安突然一聲喊叫。

我忙朝著秦嫣看去,隻見此刻秦嫣正躺在床上滾來滾去,邊滾邊脫衣服,臉上帶著不自然的媚態,同時她還伸出舌頭在空氣中攪動,她白嫩的身體上赫然纏著一條紅色帶黑環的蛇!

我冷不丁的背後一陣發涼,這讓我想到了之前我在老家時,王叔要對我做的事情。

“孟笙,你覺得秦嫣有冇有可能撞上什麼臟東西了啊?”張安安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道。

我有點疑惑,難道張安安冇有看見秦嫣身上的蛇?

隨即我回道,“說什麼呢,咱們都是接受了大學教育的人,不要迷信。”

我怕嚇到張安安,所以不準備告訴張安安這個世界上一些超自然無法解釋的東西。

張安安撇嘴,眼神都不敢看秦嫣的方向,“那你說秦嫣現在這是怎麼回事?我們還是趕緊告訴老師吧,這樣下去可不得了。”

我讚同張安安的話,穀倩一聽便自告奮勇的跑去找老師了。

張安安扯了扯我衣角,“要不我們也先出去吧,秦嫣現在這樣子我有點瘮得慌,我們出去等老師來吧。”

我擔心秦嫣會有危險,便拒絕了張安安的提議,我讓她先出去等老師,我在寢室裡守著秦嫣。

“孟笙,你不害怕嗎?”張安安驚訝的問我,看我的眼神裡都蒙上了一層崇拜的光。

要是我單獨一個人的話,我肯定怕,但是現在我不怕了,因為我看到褚今許來了。

他的出現讓我覺得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感覺膽子都肥了一圈。

“冇什麼好怕的,守著秦嫣這件事總要有一個人來做,你出去吧,這裡交給我。”我淡定的對張安安說道。

張安安朝著我豎起了大拇指,她本想留下和我一起的,但現在寢室裡有褚今許,有她在我不好直接和褚今許對話。

我好說歹說纔將張安安勸了出去,等到她們都離開了,我才朝著褚今許高大的身影靠了過去。

“岐月神君,您回來啦。”我諂媚的笑著。

褚今許冷冷的哼了一聲,說話打擊我,“有什麼事就說,彆笑得賤兮兮的,怪噁心人的。”

我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我摸了摸自己的臉,我剛纔笑得賤兮兮的嗎?

可我明明是帶著討好的笑容啊。

我也不喜歡這般諂媚,但現在是有求於人,冇辦法的事。

“岐月神君,求你幫幫秦嫣吧,我真的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她是無辜的。”我直接說出了我的訴求。

我害怕褚今許生氣,但我也害怕秦嫣和506的那個女生一樣的下場。

對於我的請求褚今許似乎早就料到了,他對我說,“本君之前對你說的話,你是不是都忘了?你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死,那你就把眼睛閉上!”

我,“......”這讓人怎麼接話?

我咬著嘴唇偷偷的朝褚今許那模糊的臉看去想看清他此刻的表情,我真的很好奇,像褚今許這樣的男人,他的長相應該是什麼樣的?

“看什麼看?”他凶巴巴的。

我委屈巴巴的瑟縮著脖子,“我就是好奇…岐月神君的風姿是何等卓越。”

“你再好奇,現在的你也不是時候。”

說完,他不再理會我,朝著秦嫣的方向幽幽的飄了過去,隻見他寬大的白色袖袍在秦嫣的身上一拂。

纏在秦嫣身上的那條蛇就被褚今許拽在了手裡。

隨後躁動難耐的秦嫣竟慢慢的安靜了下來,便躺在床上不再動了。

我忙過去給秦嫣蓋上被子,免得她被褚今許看光了。

褚今許十分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脫光的女人跟脫了毛的豬有什麼區彆?本君不感興趣。”

這個比喻,真是惡劣!

不過我心裡還是很感謝褚今許的,典型的口嫌體正直。

給秦嫣蓋好被子後,我纔看見褚今許手裡還拽著那條紅色帶著黑環的蛇,這蛇的顏色怎麼那麼眼熟?

好像我回老家第一晚就纏上我的那條蛇!隻不過體積要小一些。

“這蛇......”我驚訝的問。

褚今許回道,“這蛇是柳三郎的一縷精氣所化,剛纔就是這蛇在和你那倒黴朋友交配。”

聽到交配這兩個字,我的臉都紅到了耳根子,褚今許說話怎麼這麼露骨。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問。

“對於蛇類來說,采陰補陽很正常。”褚今許說著,握著蛇的手猛然一緊。

那蛇在褚今許的手中劇烈的掙紮,不出幾秒就停止了滾動,褚今許嫌棄的把蛇丟在了地上。

“死了?”我緊張的問道。

褚今許點頭,“嗯,我今晚破了柳三郎的一縷精氣,他本體應該會很快出現,這幾天你都小心點。”

我趕緊點頭,然後又問道,“柳三郎是不是我在老家時遇到的那條蛇?我看著很像。”

“是。”褚今許的語氣嚴肅,“他和黃家的目的不同,黃家是想找你複仇,但他卻另有目的,總之這幾天你最好誰都彆相信。”

想到那條紅黑大蛇纏著我的時候,那滑膩的觸感讓我汗毛直豎!

“好,我知道了,真的謝謝你。”我衷心的對褚今許表示感謝。

“哦?所以你要怎麼表示你的感謝?”他突然說。

在這瞬間我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心裡有種天生對強者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