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鶴,謝謝你。”我說道。

南鶴靦腆的笑了笑,“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隻要能保護好姐姐,我做什麼都可以的。”

我歎了口氣,這孩子想法有點不太對啊。

我對他說道,“在保護姐姐前,你首先要保護好你自己,知道嗎?”

南鶴微微偏著腦袋盯著我看了幾眼,才聽話的點頭。

“這就對了嘛。”

這時張安平也摸到了我和南鶴的身後,他焦急的對我說道,“笙笙姐,你可彆和南鶴叨叨了,那邊兩個人都打起來了!”

啥?!動手打起來了?!

我忙朝著他們倆看去,結果狂風吹得銀杏葉迷了我的眼睛,我雙手捂著臉,然後眼睛透過指縫中看了出去。

隻見兩道白影在空中纏鬥,我呼吸一滯,這兩道白影都不是人。

一道是銀白色的巨蛇,這我見過,是褚今許的真身,我第一次看見的時候就驚為天人。

因為姥姥說我小時候是被蛇所救,所以我天然對蛇有一種好感,雖然內心還是有點怕,但並不妨礙我的好感。

我敢說褚今許的真身是我見過最好看最威武的蛇了,我一直都以為蛇是冷冰冰滑膩膩噁心心的生物,誰知道蛇竟會有褚今許這樣的。

其實吧,許仙的快樂也不是不能理解。

而另外一道白影,他威風凜凜渾身的白色的毛髮隨著風抖動,清晨的陽光一照射,對映出耀眼的光芒。

那竟一匹渾身皮毛雪白的巨狼!

巨蛇是褚今許,那麼巨狼肯定就是重卻了!

果然,和褚今許一個圈子的果然都不是人。

麻了,麻木了。

我呆滯的說道,“讓他們打吧,等他們打夠了再說。”

張安平問道,“笙笙姐,他們是因為你打起來的。你不去勸勸嗎?”

我看傻子似的看著張安平,“你說啥?你再說一遍!他們倆是自己要打的,管我啥事?我還能讓他們打架啊?你不要亂說啊。”

見我不太高興,張安平隻好對自己的嘴巴做了一個拉上拉鍊的動作,反觀南鶴他就安安靜靜的待在我的身邊不多言不多語的。

我對南鶴更滿意了。

兩人打得那叫風雲變色,要不是害怕褚今許掐死我,我都想拿包瓜子邊磕邊看。

過了好一會兒,褚今許和重卻都重回落回了地麵,誰都冇有討著好。

褚今許柔順的頭髮在此刻變成了雞窩,重卻的金絲邊眼鏡也裂開了。

我下巴都快掉地上了,這大家都是帥哥,何必呢?

褚今許將頭髮往身後一捋,狠狠的瞪著我,“跟我進來!”話音落便拂袖而去。

重卻扶了扶裂開的眼鏡,對我說道,“小姑娘,彆怕,我會想辦法讓你獲得自由的。”

我抽了抽嘴角,心中對褚今許和重卻兩人的帥哥濾鏡完全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