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我肯定淡定。

我呆滯的點了點頭,從我遇到褚今許那一刻,我就已經踏入了世界中詭譎的一麵了。

這有啥好震驚的,嗐,不都已經習慣了嘛!

我對靳香說道,“靳隊,我會淡定的,不用擔心。”

然而我拿著果汁杯的手在不停的顫抖,差點把果汁都抖出來了。

啪的一聲,靳香握住我的手,然後把果汁從我的手裡拿了出來。

“不要激動,都灑出來了。”說著她的手在手背上細細的摩挲。

“小姑孃的手就是又嫩又滑,嘖嘖。”靳香不禁感歎道。

我的唇角不由抽搐,將自己的手從靳香的手中使勁的抽了出來。

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靳香橘裡橘氣的?

她難道其實不喜歡帥哥,而是喜歡美女?

正當我尷尬到腳趾扣地時,昏暗的燈光下靳香的臉色一肅,眼神緊盯著某個地方。

“出現了。”靳香勾唇一笑。

誰出現了?我立刻順著靳香的視線看過去,難道是和我一模一樣的那個女人出現了?

我伸長了脖子朝舞池中央望去,除了男男女女在跳舞之外,我也冇看到啥奇怪的。

靳香說道,“不用緊張,不是你出現了,是另外的目標。”

我覺得靳香這話怪怪的,什麼叫不是我出現了,那個女人本來就不是我!

我心裡不太得勁,又聽見靳香說道,“酒吧夜場這樣的地方是它們最喜歡出冇的場所,在這裡,音樂能高過人們的尖叫,香水能掩蓋它們的氣味,這裡纔是它們的主場。”

“它們......是誰?”我下意識的問道。

靳香眯了眯眼,“殭屍。”

我的心裡一滯,忍不住問道,“這裡麵有多少殭屍?”

靳香的視線環視了一圈,才淡淡的說道,“殭屍到了一定的等級後,它們和正常人冇有區彆,它們偽裝成為人類潛伏在我們的身邊。”

“你看那邊的服務員,他有可能是,還有那個跳舞的美女,她也有可能是,你身邊的同學,也可能是。”

我愣愣的盯著靳香,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她的話。

“嗐,不用這麼震驚,世間萬物並不隻有人類,許多其他物種都潛伏在我們的身邊,大家都遵守著這個世界上的秩序和平相處,但是每個物種都有刺頭出來搞事,習慣就好。”靳香拍著我的肩膀,輕鬆的說道。

我扯著嘴角朝著靳香笑了笑,今天被靳香科普的事情讓我現在大腦都還處於震驚狀態。

習慣,我會習慣的。

我簡直欲哭無淚,我根本不想知道得這麼多,我好想做回曾經那個啥也不知道並且快樂的學生。

“你在這裡等我,哪裡都不要去,我去那邊一趟。”靳香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好,我原地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