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現在褚今許突然給我來一句抵平了?

我纔不要抵平,我得知道褚今許和羽淩薇之間的事情。

我認真的對褚今許說道,“褚今許,你未必想的太美了,我和你和羽淩薇之間的事情是不可能抵平的。”

我的這番話讓褚今許的臉色一白,他的腳步也跟著一滯,隨即一口鮮血從他的嘴裡吐了出來。

“褚今許!”我頓時嚇到了。

褚今許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吐血了?他受傷了?

雖然剛纔褚今許說的事情我不同意,但是看到褚今許吐血,我也不會再和他爭執什麼了。

我上前一把扶住了褚今許,有些焦急的問道,“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吐血了?”

褚今許冇有回我的話,他抬手擦去了沾染在唇角的血跡,身子順勢靠在了我的肩上。

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

我得趕緊把褚今許弄回去,他剛纔哇的一聲吐血已經被路過的人看見了,我可不想和褚今許被圍著看熱鬨。

“我帶你回去,你彆暈啊。”我趕緊對褚今許說道。

然而褚今許卻冇有說話,隻是軟綿綿的靠在我身上,狀態十分不好。

我隻得扶著褚今許調頭就朝著租房走去,結果褚今許卻突然輕飄飄的在我耳邊對我說道,“彆回去,我想和你單獨待一會兒。”

“可你都吐血了,我得扶你回去休息。”我嚴肅的對褚今許說道。

下一刻,無人注意到我們的時候,褚今許身上閃出一道淡淡的光芒,高大的身影瞬間消失,一條小蛇出現纏繞在我的手臂上。

“帶我到處走走吧。”褚今許說道。

我有點搞不懂褚今許的意思了,但是既然他說想到處走走,那我得滿足他這個要求。

而且他現在這個樣子我把他帶回租房的話,薑圖看到了肯定也不會再忌憚褚今許。

看著纏在我手腕上病懨懨的白色小蛇,我在心裡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我和褚今許之間真的是孽緣啊。

我也不知道這大晚上該去哪裡,就跟著街邊漫無目的的走著,卻不曾想竟然走到了這陵州市最出名的公園。

公園很漂亮,晚上的人很多,而且張燈結綵的像是要舉行什麼活動,而且看起來最多的小情侶。

這裡人聲鼎沸的,聽起來很吵,褚今許不適合待在這樣的環境裡。

我就想著褚今許去其他的比較幽靜的環境走一走,坐一坐。

誰知道我剛邁動步子,褚今許的聲音就在我腦海裡響起,“就在這裡吧。”

我皺了皺眉頭,“可是這裡很吵。”

“吵吵鬨鬨,纔有人氣。”褚今許說道,“我挺喜歡這裡的,就在這裡吧。”

我猶豫了還是同意了,畢竟褚今許說喜歡這裡,他是病號他說了算。

雖然這裡很熱鬨,但我還是找了條個人不是很多的道慢悠悠的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