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你管!”張安安皺著眉頭十分不爽的說道。

在之後幾人的說話中,我知道了這來的兩人是張安安的大伯張成金和堂哥張安鑫,他們這次是來當說客的。

我在一旁聽著都快呆滯了,我冇想到張安安的親大伯和堂哥竟然真的要將張安安往火坑裡推!

我愣了愣,不由苦澀的笑了,我想起我親生爸媽都能為我妹妹那麼對我,那麼一個大伯和堂哥能做出這種事情來,也就不奇怪了。

在他們的談話中,我得知村民們為了讓張安安當山神的新娘,他們願意眾籌五十萬給張安安的父母養老。

那些在被送到山中冇有回來的少女,肯定都已經是凶多吉少了,而五十萬就能買一條人命嗎?

再說了,張安安的父母在外麵做生意,不至於缺錢。

張安安激動得指著院子大門,“你們給我滾!我是不會同意,你們就算給我再多的錢,我都不要!”

張成金見張安安頑固不化,他又繼續說道,“你知道你爸媽為什麼還冇有回來嗎?他們生意失敗了,現在欠了一屁股的債,到哪兒都有債主追著,你要是同意了,我們大家可以再追加到一百萬,不然我們都在死在村裡!”

張成金的話聽在我的耳朵裡是在威逼利誘,張安安聽到這番話整個人都懵了,滿臉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為什麼我爸媽從來都冇有跟我說過?”張安安激動的吼道。

張安鑫歎了口氣,說道,“這種事情他們怎麼會跟你說呢,他們肯定不想讓你擔心的,但是你已經是個成熟的孩子了,你應該為你爸媽分擔一點......”

這話我越聽越生氣,因為我看見張安安已經安靜了下來,低垂著頭在想著這件事。

我幾步上前擋在了張安安的麵前,故作凶狠的對麵前兩人說道,“安安讓你們走你們聽不到嗎?耳朵聾了?”

不能讓這兩人再刺激安安了,萬一安安真的為了父母而做出傻事的話可怎麼辦?

張成金眉頭緊皺,滿臉不耐煩的對我說道,“這是我們銀河村所有人的事,關你一個外人什麼事?我告訴你啊,你可彆在當攪屎棍,不然可不要怪我們動手!”

他生怕我乾涉張安安做決定,事實上我的確會!

要是張安安真的想不開答應了,我肯定會打暈她,直接帶走!

“你和那個小白臉都不是銀河村的人,這裡的事也不用你們管,識相的你們就現在哪裡來的回哪裡去!”張安鑫惡狠狠的說道。

說完他們也不再理會我,又開始對張安安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而我也看得出來現在張安安的情緒有些不對,她肯定是有些動搖了。

我焦急的對她說道,“安安!你千萬彆聽他們胡說,你爸媽最大的願望肯定是想你和你弟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身外之物怎麼可能會有你重要?”

我的話讓張安安的眼神清明瞭一些,這一變化讓張成金和張安鑫惱羞成怒!

張成金直接指著我的鼻子罵道,“臭丫頭,你不要以為你是個丫頭,我們就不會對你動手!”

說著張成金竟然朝我揮起了拳頭,他竟然真的想打我!

就在這時,一道香風從我的麵前掠過,白色高大的身影轉眼間已經擋在了我的麵前。

隻聽見褚今許冷傲的聲音響起,“你們,當我死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