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我脖子上有東西嗎?

我疑惑的掏出手機,打開相機朝著自己的脖子處照去,隻見在我脖頸之間有一個紅紅的印記,看起來就像是被人給嘬的。

我,“!!!”

這像某曖昧的印記是哪裡來的?要是有人嘬我的脖子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難怪張安安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我特麼現在無論怎麼解釋都顯得蒼白無力。

我看向褚今許,而他也在看我,但是他的神色實在是太平靜了,眼神裡完全看不出來什麼情緒來。

不是褚今許?那特麼是我自己揪的嗎?

張安安突然恍然大悟的說道,“難怪我撮合你和小叔的時候,被你無情的拒絕,原來你早已和岐月神君在一起了啊。”

這特麼是天大的誤會啊!

“不是啊,你聽我解釋!”我忙對張安安說道。

張安安很認真的看著我,“好,我聽你解釋,你說。”

我很是無奈,“這玩意兒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啊,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相信我,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難道還不清楚嘛?”

張安安聽完我的話,摸著下巴思考了幾秒,才說道,“這個嘛,美色當前,把持不住我能理解的,你也不用害羞我都明白的。”

你明白個鬼啊!

我還想在解釋,但是怎麼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隻好將想要說的話都嚥了下去。

張安安曖昧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弄了早飯,你們先下去吃,我去喊我弟。”

我隻好先和褚今許下樓了,趁著張安安還冇有下來,我趕緊問褚今許,“我脖子上這玩意兒是不是你搞的?”

褚今許瞅了一眼我的脖子,然後在飯桌旁坐下,下巴往前抬了抬,“包子。”

我看見飯桌上擺了一些包子和小菜還有紅薯粥,他的意思是讓我給他拿包子。

自己冇長手嗎?被人伺候慣了!

我給褚今許拿了個包子,他拿起包子直接塞進了嘴裡,嚼都冇有嚼一下,直接囫圇吞了下去。

這畫麵不僅不粗魯,竟然還挺賞心悅目,我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我真是瘋掉了。

褚今許這才說道,“嗯,是我做的,怎麼了?”

我氣結,“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啊,安安都誤會我們是那種關係了,這不好!”

“哦,什麼關係?”他問。

“就是男女關係啊!”我回。

褚今許的眸光中泛著疑惑,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難道我們不是男女關係麼?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不就是男女關係麼。”

我,“......”

聽到褚今許的話,我的臉都皺成了一團,這該死的歪理,竟然讓我無法反駁。

我正想再給褚今許掰扯掰扯,卻聽到張安安在樓上發出了一聲尖叫。

我和褚今許對視了一眼,然後我轉身拔腿就往樓上跑,張安安是在她弟弟房間裡發出尖叫的。

一進屋就看見張安安渾身顫抖的靠在牆上,而她弟弟張安平則蜷縮在房間的一角,渾身抖得比張安安還要厲害。

“怎麼了?”我忙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