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正事自然是陰差來找我的事情。

我把今天陰差來找我的事情告訴了褚今許,聽完之後,褚今許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我不解的問道,“陰差說生死簿上冇有我的名字,要帶我去地府去交給冥王,這該怎麼辦?”

“我要是去地府了還能回來嗎?我總覺得被帶去了地府的話,肯定就回不來了。”

這時候,我的心情變得有些低落,對於自己的身世我一直是一知半解,至於那生死簿上麵為什麼冇有我的名字,我又怎麼會知道?

想到這裡,我向褚今許問道,“褚今許,你知道為什麼生死簿上冇有我的名字嗎?按照道理說,每個在人世間的人,在地府都是有記錄的吧?”

可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我冇有呢?難道真如那陰差所說的,我本來是不被輪迴的,之所以會輪迴是因為我偷渡了?

所以他纔要把我抓回地府交給冥王?

“有多少人來抓你?”褚今許嚴肅的問道。

我立刻回道,“目前我隻看到一個。”

我這話剛說完,庭院的敲門聲便急促的響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誰這麼晚了來找人。

心裡不免有些緊張,該不會是今天要抓我去地府的陰差吧?

“訛獸,去開門。”褚今許叫了一聲吃飽喝足在打盹的訛獸。

訛獸不滿的看了一眼褚今許,然後蹦躂著開門。

我緊張的盯著門口,如果真是那陰差的話,那我現在也不應該害怕,畢竟我身邊還有褚今許的,他肯定不會讓我出事的。

想到這裡,我那狂跳的心又再次安定了下來,訛獸把門打開後卻是靳香沉著臉站在門外,臉上卻又帶著煩躁和擔心。

這是發生什麼了?

靳香二話不說走了進來,她垂眸看向我,認真嚴肅的問道,“今天是不是有陰差找過你?”

我點頭,這事兒冇必要隱瞞。

靳香臉色難看的說道,“就在一個小時前,地府給我們發了命令,讓我們部門將你交給地府。”

靳香的話讓我的心裡頓時一緊,這才短短幾個小時而已,那陰差竟然就已經將我的事傳給了超管部門?

靳香又說道,“地府知道你是我們超管部門的人,那邊提了要求,如果我們部門把你交給地府,那麼以後都給我們很多資源,如果不交給他們的話,那麼就終止和我們的一切合作。”

卑鄙!又是這種選擇題!

“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吧,地府的人拜托我們在找一個在逃的人,那個人就是你。”說完,靳香眼神負責的看著我。

宛如當頭棒喝,靳香說的話並不是很難理解,但是卻讓我心裡堵得慌。

怎麼又是我?

我不知道的事究竟有多少?

憑什麼我不能入輪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