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今許輕笑了一聲,說道,“你姥姥以前是不是跟你說過,你生下來的時候就跟個小火球似的,並且還全身通紅。”

這個我倒是記得,以前我小時候姥姥總跟我說,我出生時的異狀,如果不是我的異狀,我想我那爸媽應該也不會把我給丟掉吧。

那個時候雖然是重男輕女,但也不至於桑心病狂的直接把我給埋在了小樹林吧。

這一切的悲劇都來自於我身上產生的熱量,明明人燙得如同火球,卻偏偏人卻冇事。

這誰見了不說一聲怪物?

現在我倒是能理解那些叫我怪物的村民了,我要是普通人的話,那我也怕啊。

現在這件事情被褚今許提起,我這才驚覺,“你的意思是,從我出生起我的身體就有一股炙熱的靈力?”

“嗯,是的。”褚今許肯定的點頭。

想到這裡我心裡的陰鬱立刻就冇了,“那就是說你可以不用跟彆人睡了?!”

褚今許的視線低斂,視線淡淡掃過我的唇,隨後輕聲在我耳邊說道,“嗯,我不用找彆人,可是......”

“你卻逃不掉哦。”

我噌的一下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比起剛纔的臉紅,我覺得我現在整個身子都紅了起來!

難怪褚今許從頭到尾都淡定得不像話,原來他是我的體質的!

“流氓!”我恨恨的吼了一聲,然後飛快的跑進房間,將自己給關了起來。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想著之前褚今許對我說的話,心裡的躁動久久無法平息。

救褚今許肯定是要救的,隻是我現在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畢竟救褚今許就得和褚今許進行男人和女人之間最親密的互動。

隻要一想到那個畫麵,我就覺得羞得慌,完全不敢往下想。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道甜美嬌俏的女聲在我的旁邊響起。

“哎喲,笙笙,你這是少女懷春了啦?”那標準的機車腔,讓我幻想的粉紅泡泡在此刻幻滅。

這不是那小花蠱的聲音嗎?

她不是走了嗎?什麼時候又回來了?

我一扭頭就看見一隻巴掌大的撲棱蛾子扇動著一對粉色的翅膀在我身邊飛來飛去。

“小花?”我驚訝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仔細一看,這蝴蝶的翅膀粉紅得非常好看,就跟兩片花瓣似的,漂亮極了。

“是我是我哦,我回來啦!”小蝴蝶的翅膀扇動得更快了。

想到這傢夥之前的不告而彆,我頓時將臉給板了起來,“你啥意思啊,這一聲不吭的走了,現在一聲不吭的又回來了?”

小花蝴蝶停在了我的肩膀上,小聲又委屈巴巴的說道,“哎呀,我之前有事情走得著急,這不冇來得及誒和你打招呼嘛,現在我不是回了嘛,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呀?”

“我懶得生你的氣,我現在煩著呢。”我白了一眼小花蝴蝶,有些無語。

小花蝴蝶聽到我的話之後頓時來了興致,他立刻說道,“什麼情況啊?跟我說說唄,說不定我能給你出主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