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張靈均探究的眼神和褚今許那驕傲的神色,我真是腳指頭摳地都能摳出三棟彆墅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兩個男人碰在一起的時候,那種感覺怪怪的,稍微有一點劍拔弩張的感覺。

“時間不早了,你們男人之間應該挺多話要聊的吧,那我就先不打擾了,我去另外的房間。”我說道。

為了不再讓自己陷入尷尬之地,我趕緊出門奔向了另外的一間空房子。

另外一間房子本來是給張靈均準備的,但既然張靈均要和褚今許一起住,那我自己獨享一間房了。

這間房和之前的那間都差不多,裡麵也是什麼東西該有的都有。

我以前從來都冇有想過,有一天我竟然會躺在異域中的床上休息。

也不知道現在靳香怎麼樣了,有冇有從外麵進來,要是從外麵進來了,他們會不會像我們這般幸運,能發現這裡的村子。

還真彆說,躺在這床上我還挺困的,不過在這個異域裡的村子我還是保持著警惕,不能讓自己輕易睡著。

我便起身找了一張小板凳坐下,不能躺在床上,床上簡直是讓人犯困。

外麵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整個村子都陷入了黑暗之中,除了天上的一點月光之外灑下來能勉強看清楚外麵之外,其他的便什麼都看不清了。

而且外麵寂靜得讓我覺得這彷彿是個無人的村莊,天黑了之外就感覺自己已經到了無人之地。

我在心裡重重的歎了口氣,我這究竟是作了什麼孽啊,老是遇到這種事情。

也不知道隔壁的褚今許和張靈均怎樣了,有冇有在聊些什麼。

又過了兩個小時,訛獸和小鳳凰小狐狸它們回來了,它們就好像是知道我在這間房子裡似的,直接就從窗戶摸進了我的房間。

三個小傢夥直奔我的懷裡,兩個肥嘟嘟的傢夥就往我的懷裡拱,我都快抱不住它們兩個了,還好小鳳凰比較懂事,它站在了我的腦袋上。

然而......

小鳳凰的爪子一動,它的爪子抓著我的假髮滿屋子飛,我光溜溜的腦袋露了出來。

因為頭髮被鳳凰火給燒掉的原因,現在才長出來一點點,但是看起來還是光溜溜的,我這期間都是帶的假髮,結果被小鳳凰這麼一抓,我直接原形畢露!

而這時候,門外正好響起張靈均的敲門聲,“笙笙,你睡了嗎?我有話跟你說。”

一時間我無法從小鳳凰那裡拿回自己的假髮,隻得就這樣頂著自己的光頭去開門。

我一開門張靈均肯定看到一個‘電燈泡’在屋裡的。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拉開了門,張靈均此刻正站在門外,他的身後還跟著褚今許。

我以為張靈均有什麼話要單獨跟我說,冇想到褚今許卻跟在張靈均的身邊。

“進來坐吧。”我對張靈均以及他身後的褚今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