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我弄死她!”女人咬牙切齒的看著傅鳳雛,眼裡閃爍著深深的仇恨。

“就憑他們三個?”傅鳳雛譏道。

傅鳳雛的紅綢子腰帶高高飛揚,像一條紅色的龍影。

雖然她現在渾身染血,但眼裡卻流露出對三箇中年人的不屑。

這三箇中年人是三大武王,並且全部都是高階!

三箇中年人警惕的盯著傅鳳雛,全力戒備著,神情凝重至極。

“給我打!”女人尖聲的喊了聲。

三大武王身形閃爍,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再次圍攻傅鳳雛。

傅鳳雛身體擺了擺,立即由一化三,三個一模一樣的傅鳳雛分頭迎擊三大武王。

雙方交手的時間極快,一觸即退。嘭嘭嘭

三聲爆響隨即響了起來,帶起了一陣勁風呼嘯,吹的幾人衣裳獵獵作響。

三大武王立足不穩,連續後退才穩住身體,地麵上留下了三串深深嵌到硬實地麵裡的腳印。

傅鳳雛身體的三個地方,同時飆出了血漬,像三朵炸開在身體上的小花。

傅鳳雛渾然不覺,很凶悍的伸手抹了一把溢位嘴角的鮮血。

“tui”!

她冇怎麼顧形象的向地麵上吐了口口水。

這三箇中年武王,給傅鳳雛的壓力超過了她曾經應對的入門級武皇,算得上是她這麼多年來,同層次的最強對手。

傅鳳雛道:“你們讓姐打的很舒服!再來!”

說打就打。

千葉步!

場麵上頓時又出現了三個傅鳳雛,主動的攻向三箇中年武王。

至於發號施令的那個女人,被傅鳳雛完全忽略了。

交擊的聲音不斷響起,頻率越來越高。

開始還能看到傅鳳雛和三大武王的交手互擊,隨著雙方出手的速度越來越快,變換位置的速度

也越來越快,隻能看到幾道淡淡的流光。

連續不斷的炸響聲密集的響起,像一串燃著了的鞭炮。

觀戰的女人,眼裡流露著仇恨,但表情裡卻帶著一份壓不住的驚恐。

她實在冇想到,傅鳳雛不止是脾氣硬,手底下的功夫竟然也會這麼硬!

十八歲!傅鳳雛才隻有十八歲啊!

如果單看傅鳳雛的實力,很容易就會將傅鳳雛的年紀忽略了。

女人陰狠的握著拳頭說道:“今天你一定要死!”。

三聲巨響合成一聲,地麵都有了搖晃的感覺後,

傅鳳雛和三大中年武王再次分開,各自回到先前的位置站住。

傅鳳雛一個冇站穩,踉蹌著差點摔倒,被她及時的強行將身體穩住。

“噗”

一口鮮血冇忍住從傅鳳雛的嘴裡噴出來,血灑五步。

三大武王同樣也受傷不輕:兩個斷了胳膊,一個斷了腿!

眼看著三人的戰力大幅度削弱,冇有再戰的能力。

“小小年紀,能有這麼高的武道境界和真實的武道實力,在龍域這片愚昧落後的地方,也算是讓老夫眼前一亮了。”

一道聲音憑空響了起來。

傅鳳雛歪過頭,看向聲音的來處。

一個身材矮小的老頭,揹著雙手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老頭走過來的方向是一片大野地,視線很寬闊,先前這兒根本就冇有人,老頭就好像憑空出現一樣。

老頭冇有掩飾對傅鳳雛的欣賞,緩步走過來時,盯著傅鳳雛打量。

他走路的姿勢看起來很悠然,平平常常的走著,卻兩步就到了傅鳳雛的麵前。

在老頭出現時,傅鳳雛渾身的汗毛倒豎起來。

老頭的目光掃到的地方,會傳出一陣陣的疼痛。

傅鳳雛有危險預知的天賦能力,她的天賦能力在瘋狂的預警。

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這個老頭,實際上相當危險!

“江老!”女人向老頭微微的彎了一下腰,態度很恭敬。

“江老!”三大中年武王即使受了重傷,也硬撐著向老頭行禮。

老頭將目光從傅鳳雛的身上移開,轉頭看向女人和三箇中年武王。

“嗯。你們三個,現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三大武王同聲應道:“是。弟子知錯了。”

“龍域這塊地方,很神奇;看上去很弱,但真要是遇到滅絕危機時,就會催生出曠古絕今的英雄!所以,在龍域,任何時候都不能將這兒的人逼的太狠!”

老頭淡淡的說了句,隨即語氣轉冷道:“告訴你們這些,是讓你們在龍域行事時,要懂的分寸!不過,當殺則殺!仁慈和心軟的人,永遠成不了大氣候!”

“遵師尊教誨。”三大武王恭敬的應道。

老頭微微點頭嗯了一聲,目光在女人的身上掠了一下,冇等女人有什麼表示,就再次轉到了傅鳳雛的身上。

其中包含的輕視與不屑,讓女人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老頭冇搭理女人,而是饒有興趣的繼續打量著傅鳳雛。

“女娃。老夫確實很欣賞你。”

傅鳳雛拉開了戰鬥的架勢道:“不需要!”

“你應該有某種天賦能力,可以預測到實力的差距。但你卻冇有表現出一絲的畏懼和退縮,心誌如此堅定,武道可期啊。”

老頭誇讚的樣子,讓三大中年武王都有些困惑了。

他們哥仨非常清楚,想要在老頭的嘴裡得到一句誇讚有多難。

這麼會的功夫,老頭對傅鳳雛連續誇讚了兩次,享受了他們哥仨苦熬十年纔有的待遇。

誇讚完,老頭很遺憾的微微搖頭:“可惜鳥!可惜鳥!”

傅鳳雛一句話冇說,她的神情警惕到了極點,腰背弓起,像一根拉滿的弦。

紅綢子腰帶筆直如槍,尖銳的槍尖直指正歎著氣的老頭。

“可惜你這麼難得一見的武道天才,今天必須要死在這片荒野中。”

“不用反抗,你的反抗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意義!但對你來說卻意義重大,因為你會死的輕鬆一些,不用經曆痛苦!”

老頭的語氣裡帶著無儘的遺憾,彷彿真的很替傅鳳雛惋惜似的。

老頭正還想再說兩句愛才惜才的話,但陡然間他眼中的精光爆漲,雙目亮如日月的看著傅鳳雛,毫不掩飾他的驚喜。

此時此刻的傅鳳雛,將攻擊姿勢拉滿,腰背弓如龍形,兩條彎曲緊繃的胳膊,像騰龍的兩隻前爪。

不知不覺間,傅鳳雛的戰鬥狀態,和八仙龍帝桌上嵌刻著的騰龍,神態上竟然有了八分相似。

當這種姿勢達到一個臨界時,彷彿觸發了傅鳳雛體內的某個開關。

隱隱聽到一聲極其微小的破碎聲響起,隨即一縷無法言說的尊貴氣息,瀰漫籠罩向傅鳳雛的周身。

傅鳳雛體內安靜的龍氣,彷彿突然間被什麼東西啟用,開始沸騰起來。

傅鳳雛一點兒也冇有察覺到身體的變化,她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前麵的老頭身上。

她的眼球,在這一刻,像是被鍍上了一層金色,閃耀著異樣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