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霖封知道,當時的他即使知道被欺負的人是沐雲西,他也不可能上前幫忙,因為那時的他們根本冇有交集,霍霖封是不可能會多管閒事的。

但現在和當時的心境不一樣,霍霖封現在心疼當時的沐雲西,也懊惱當時為什麼不是現在,如果是現在,他不會讓任何人欺淩沐雲西。

沐雲西心下感動,她朝霍霖封笑了笑:“當時我們又不認識,即使認識肯定也不熟,你冇站出來替我說話這很正常啊。”

霍霖封冇有說話,他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想到當時沐雲西被嘲笑的樣子,霍霖封還是有些內疚。

沐雲西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其實那件事我早就忘了,今天如果沐雲朵不說,我壓根就想不起來。”

霍霖封突然俯身湊到沐雲西麵前,沐雲西屏住呼吸微微朝後仰,一臉呆萌的眨著她那雙明亮的眼睛。

“那你真的給老四寫過情詩嗎?”霍霖封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沐雲西嘴角抽了下,隨後錯開霍霖封就低著頭往前走,雖然不是她寫的,但沐雲西還是覺得臊得慌。

“那時年少不懂事,不提也罷。”

霍霖封轉身跟在後麵:“你還真的給老四寫情詩了?你寫的什麼?”

“不記得了。”沐雲西耳根通紅,低著頭大步往前走,這樣的行為給人一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此時的霍霖封很不會察言觀色,他直接大步攔到沐雲西麵前,沐雲西冇察覺,一頭就撞在霍霖封的胸前。

“你乾嘛呀。”沐雲西搓著發疼的額頭,又想錯開霍霖封繼續往前走。

霍霖封歪頭看著沐雲西:“你臉為什麼那麼紅,是害羞了?還是覺得尷尬?”

沐雲西聽得一陣火大,剛纔對霍霖封生出的好感頓時就煙消雲散了:“我有什麼好尷尬的,讓開,彆擋路。”

“可本王就覺得你在尷尬。”

“霍霖封,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察言觀色,這個時候,有哪個情商正常的男人會問這種問題?”

霍霖封被吼得莫名其妙,不明白沐雲西為什麼這麼暴躁,莫非是惱羞成怒?

不過霍霖封也好脾氣的不和她計較,而是虛心的問道:“那情商正常的男人這個時候會問什麼?”

沐雲西胸口又憋了一團氣,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和霍霖封聊天,她真的會被氣死的,因為這個男人永遠抓不住聊天的重點。

霍霖封也不指望沐雲西真會給他解疑釋惑,他也跳過這個話題,認真的看著沐雲西。

“本王總覺得,以前的你不是現在的你。”

沐雲西心裡咯噔一聲,霍霖封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他發現什麼了嗎?

霍霖封審視的打量著沐雲西,一個人再怎麼改變,也不可能像脫胎換骨了一樣呀!

以前的沐雲西他雖然不是很瞭解,但每次在王府裡見到她,她都是濃妝豔抹的,身上穿的衣裳也是異常華麗,可縱使這樣,她還是冇有半點自信,走路總是低著頭。

而她在出嫁以前,對老四表現出來的愛意又是如此的狂熱。-